冰雪

江南半寸繁錦這纖瘦的流年小說

2019-10-12 14:5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据说,缪家,曾是望安城里的织锦大户也算名门望族,后因何故落败,不得而知树倒猕猴散,如今只知缪家留有一女,嫁入望安城内夏姓官宦人家,夫婿官至二品,也算正果修成

  缪夫人自幼时便深得织锦技艺,如今虽养在深闺,仍旧终日劳作不休偏夏老爷仕途平坦,又是身长八尺面如冠玉的一表人才,怎能断了莺燕长久下来,家里的小三小四小五便队伍壮大,颇具规模了怎么说,反正闲暇日子里,夏老爷站在院子里振臂一呼组两三桌麻将不成问题

  缪夫人生性宽和,兼之当时世风不过如此,又因缪夫人一门心思放在织锦上,压根儿没有想过几千年之后世界上会有件事儿叫做一夫一妻制日子,因此倒也相安无事

  缪夫人育有一女,名唤小乔,年方一十六岁,却生得任性刁钻,连家中排名比较靠后的几位姨娘也惧她三分

  夏小乔是家中长女,手底下有一干弟妹、丫鬟小厮俯首听令,日子久了,倒也有了几分大姐大风范,愣是把缪夫人精心制作的织锦缎夹袄湖绿翠衫裙什么的本来穿起来很淑女范儿的衣衫演绎出了三分侠女气质

  夏小乔算不上美女,但是一双善于伪装无辜的秋葡萄样的黑眼珠,和腮上来不及收敛的婴儿肥,让她看起来很是惹人喜爱放在现代的审美眼光来看,叫做很萝莉

  父亲也请了先生来家中授课,教他们姐妹姐弟五六个,摇头晃脑地背《四书》、《五经》,也有《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先生一边读,一边手摸胡子:“好诗好诗”

  夏小乔站起来:“先生,我有一句不明”

  先生抬头,两眼放光心说这顽劣女子,是何时懂得的研习功课,该回禀老爷,大喜大喜思忖间,他似乎看到了赏银三五两,就有笑容浮上嘴角:“哦说来听听”

  这边厢再看夏小乔,一只手提着长得绊脚的水粉色纱裙,三窜两跳地跑到了先生跟前,另一只手就不那么靠谱地拍上了先生穿着灰黑长衫的右肩

  先生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等到费劲地解答完夏小乔驴唇不对马嘴的问题之后,看着那丫头似乎心满意足地轻盈蹦跳着跑回座位,先生抹了一把额上冷汗,长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原来,要做好园丁,苗木很重要一棵枣树秧,再怎么修理也是浑身带刺,长不成参天的小白杨

  这样想着,头发胡子尽皆花白的老先生竟是对自己的理论很满意似的,脸上的皱纹也渐渐舒展开来他站起身,准备出去透口气,也或者,去一趟茅房

  可就在他转过身,举步欲行的时候,身后的孩子们爆发一阵大笑

  再看夏小乔,笑得尤其不加修饰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笑得趴在了桌子上,课本早扔得不知去向,一边笑,一边还用一只拳头捶打着桌子咚咚作响

  先生摸摸嘴巴,又捋捋胡子,想着午饭已经吃过那么久,不会有饭粒粘在上面的啊又下意识地摸摸眼睑没有眼屎

  看他这副模样,夏小乔更是大乐,终于忍不住伸手指指他的肩膀

  孩子们又一次爆发大笑他的右肩上,是夏小乔刚才一拍之下贴上去的硕大白纸,飘飘摇摇地占据了老先生的半身位置尤其让人不能忍受的,是上面居然还画了只四脚乌龟

  千年王八万年龟,这祝福祝愿还真是美好吉祥只是老先生可不一定这样认为若画儿画得好看倒还罢了,而这夏小乔的画功压根儿不敢恭维,把只乌龟的脖子画得和蛇足有一拼

  老先生气得龇牙瞪眼,胡子直翘一拂手,茅房忘了去,直接找夏老爷打小报告去了

  二、

  就像那话儿说的,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瞧瞧这厮,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尚在混淆视听

  同理,高富帅的公子哥儿不一定都骑彪悍的高头大马,某些特殊情境下,也有可能骑瘦驴比如说家里的骏马因着马夫的不尽职而集体绝食,也或者集体受孕产仔总之,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的男主人公顾林朗,于初夏的一个宁静午后,便由于上述的某种原因,骑了一匹矮头瘦驴,款款进入视线

  初夏午后这天,是夏小乔难得的宁静蝉在树叶儿里一个劲儿地叫,催逼着什么人似的

  夏小乔的娘,缪夫人,正从织机上下来,举着一匹樱红的锦,流光溢彩的,预备着要往闺女夏小乔身上披挂打量小乔不情不愿地嘟着嘴巴这差不多,是她从小到大做最多的一件事

  这本来,是一个毫无悬念的午后可是,三十秒钟之后,夏小乔同父异母的妹妹洛儿从外面跑进来,粉团儿似的一张小小面孔上挂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用脏兮兮的小手扯住夏小乔的衣角:“姐姐姐姐,我的蝴蝶风筝挂在树上啦”

  缪夫人正把那匹锦按在夏小乔的后背上,以手作尺地量比,冷不防她腾地一下窜出,拉了夏洛儿的手便向外疯跑,哪管身后母亲的软声斥责

  夏家府邸近旁,有大片树林,茂茂森森也有空地,夏时夜里,会有年轻人聚会篝火,烧烤整只猪羊,围火堆跳舞唱歌也便就有青年男女趁乱钻进树林

  夏家老爷不是没有想过效仿孟母,三迁宅邸只为教育孩儿,却又想着这里是祖传老宅况且这夏老爷本是喜闹之人,偶尔也去参加这年轻人的狂欢,尽兴之余又收获了亲民的好名声,何乐不为

  夏洛儿便是在那片空地上放风筝,结果一阵风来,把风筝不远不近不高不低地挂在了树上

  本来夏府的 身旁,是会跟着婆子和小厮的,可是这恹恹欲睡的午后,夫人们都在午睡,下人们也瞅准了这空当,年轻的丫鬟们要么和小厮偷偷地在后花园私会,要么一个人躲在房里绣着鸳鸯蝴蝶的荷包肚兜,预备着和小厮约会年老的婆子和园丁们倒是失了这心气儿,索性找个安静角落打盹儿或者眯缝着眼睛呢喃闲话,倒也清闲

  姐妹俩来到树下,午后的阳光耀眼得刺目,连树叶儿光亮的背面也折射出一个一个小太阳夏小乔手搭凉棚向上看,只见那蝴蝶风筝卡在一株梨树的枝桠间,倒是看不出有什么毁损的模样

  夏小乔挽了挽衣袖,一只手扯住裙摆,另一只手就攀上了树杈,倒是身手利落,三下两下风筝就近在眼前了

  她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轻轻解下缠绕在树枝树叶上的线,见蝴蝶完好无损,这才放心地长出一口气,把它扔到树下仰着头一直望着她的夏洛儿兴奋得拍手跳脚,抓了风筝,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夏小乔看着妹妹跑远了的欢欣背影,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洛儿,可是她最喜欢的妹妹

  她仰起头使劲儿地闻了闻梨木的清香,坐在树枝上,两条腿一前一后地晃荡着,倒是惬意梨树的果实藏在树叶子底下,一串一串的,指甲般大,青绿得发亮

  不知是什么滋味她伸手去摘却“啊”地一声尖叫猛然醒悟这树叶儿底下不止是藏了果子的,也有可能藏了身子绵软却长着粗硬毛毛的虫子倏地缩回手来,谁知这一下用力过猛,坐在树上的上半身也没法掌握平衡,三摇两晃的工夫里,手指在半空中东抓西抓地找不到着力点,整个身子就那么直直地坠了下去

  顾林朗,我们亲爱的帅气的销魂的男主人公顾林朗,就是在这个时段,骑了他的矮头瘦驴,不紧不慢地经过这里

  他听见一声长长地尖叫,还以为是少女遭遇非礼,定睛看时,却只见杏黄衣衫女子从树上坠落,十根鹰爪兀自在空中乱抓乱摇

  难道是,仙女下凡但愿别是脸先着地才好顾林朗既觉好笑又觉惊异,刚要翻身下驴查看,胯下的驴却因受了惊,奋力扬起四蹄也是的,驴哪见过这场面这一下竟也是爆发力极强的,只一下,便把顾林朗甩在了地上

  三、

  如果你在那个夏天午后的某个时段经过树林,你会听见女声和男声相和的长长的“啊”,是二重奏,缠绕交织着回荡在寂静树林上空,经久不散别说,还真挺荡气回肠的

  从地上率先爬起来的夏小乔随手拍打着身上的浮土,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顾林朗身旁满地柔软青草被压倒大片这厮,摔也不挑个地方,压死这么多花花草草的,多不环保夏小乔嘟囔着,伸脚踢踢顾林朗,后者还闭着眼睛装死不过这午阳和暖,仰躺在草地上晒晒太阳还真不错特别是如果身边还有一个长得不算丑的小丫头在捶首顿足大呼小叫的话顾林朗眯缝着一只眼睛偷偷看她,看她渐渐皱在一起的巴掌大的小脸儿现出要哭的神情虽然,装死这事儿还挺好玩,可是未来我们还要死很久很久,所以不妨,趁着现在还没死的时光,做点儿人事儿

  顾林朗本想要挺身一跃而起的,顺便吓吓这丫头,也显示一下自己不错的身手就是么,雄孔雀成年之后若不想要在异性面前开屏展翅,定然有病

  顾林朗双脚用力的瞬间,忽然“哎哟”叫出声来左脚踝痛得像要断掉

  夏小乔瞪圆了眼睛,再次发力踢了一下顾林朗的腰:“你没死啊”

  “本来是没死,可是现在快要被你踢死啦”他咬牙切齿地说,伸出一只手给她:“拉我起来”

  “美得你”夏小乔摸着自己垂散在两肩的秀发,一转身,踢着白色的轻便短靴,走了

  “喂”顾林朗在身后扯着嗓子喊他的瘦驴不知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此刻正安闲地在一边草地上啃咬着青草,在他的叫声里,驴抬起眼睛转过头看了看他,又低头吃草

  而那丫头,根本连头也没有回一下这是什么世道啊,简直是人不如驴

  然而,话是这么说,可是人可以把他扶起来,驴却不能驴只会把他甩在地上驴又是为什么把他甩在地上的这问题还真是复杂纠结,严重让人思维混乱

  顾林朗试着动了动,左脚的疼痛迅速到达了四肢百骸话说,人家也是百宠千娇着长大的,虽然称不上娇躯,但绝对值千金

  他看了看那个渐渐走远的背影,衣袂飘飘的,倒像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似的他恨恨地咬牙,死丫头,等着,有你好看什么此仇不报非君子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啦,这些句子,像大锅炖菜似的在顾林朗的心中来回咕咚翻搅

  可是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好汉不吃眼前亏啊顾林朗抬头望了望天如果一直没人来,如果天黑之后林子里有野猪饿狼之类的小兽出没就算没有野兽,来几对偷情的男女埋伏着,偷听偷看了人家的隐私是不是道德尚在其次,己在明人在暗,万一目标暴露,撞破 ,难保不被杀人灭口他越想越是恐惧困窘,直后悔平日里闲暇没训练得瘦驴也开得口说人话

  顾林朗就这么七想八想的,脑子里混沌沌地仰躺在草地上阳光像是儿时母亲安抚他睡去的手然后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真的睡着了

  四、

  顾林朗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沉沉下坠睡眠除了冷静了他的些许恐惧之外,也几乎冷却了他的身体此刻他觉得冷冷这件事儿,你越是在意它,它越是盯着你不放似的这不,顾林朗才刚意识到一丝寒意,瞬间竟不自觉地牙关交战

  有这样的情绪做铺垫,夏小乔的再次出现就如同救苦救难的神仙姐姐观世音了

  这时的夏小乔一身白衣,肩上搭一件醒目的猩红披风,手执一杆比顾林朗的瘦驴还要威武壮硕的马鞭,得意洋洋地踢着小四方步,来到顾林朗的身前,蹲下了身子可即便是蹲下,也还是俯视

  这是男人么有长得这么俊的男人么夏小乔想,这比家中烧火劈柴的李甲王二可要看着顺眼多了

  她向顾林朗伸出了一只手

  夏小乔从草地上生拉硬拽地扯回了那头只知道埋头吃草的瘦驴,一边斜着身子用力往顾林朗身边拽那造粪机器,一边又喋喋不休:“我说公子你家这驴是不是长期受虐瘦得跟个蚂蚱似的你也忍心骑它”

  她双颊绯红,额角汗水涔涔

  顾林朗大约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爱上了夏小乔的以致于夏小乔说我送你回家吧然后又把他扶坐在驴背上,从自己身上解下猩红披风替他系上,回身顺手拧了一把他的脸颊满脸坏笑地说这小娘子谁家的啊长得可真俊时,他竟然呆呆地望着她傻笑,连抗议也忘记,就那么从了

  夏小乔把手里那杆比驴背还长的马鞭递到呆若木鸡的顾林朗手里,问顾林朗:“你这驴还记得回家的路不”

  不待顾林朗回答,又说:“驴不记得,你也该记得”

  说着,伸掌在驴屁股上就是猛地一拍可怜那驴是不会说话,不然还不去动物保护协会告她

  驴向前一窜,竟又一次险些把顾林朗跌下来顾林朗此刻想的却不是这个,兀自回头大声吆喝:“你叫什么名字”

  传说中的没事找抽,大抵就是这个类型

  夏小乔

  顾林朗在驴背上撇嘴夏小乔,这名字还真是俗气

  谁说不是自周瑜之后,小乔这名字便是长盛不衰

  只是这夏小乔,又是哪家姑娘

  顾林朗坐在驴背上思量开了思量归思量,可别指望他茶饭不思日思夜想没几天落个奄奄一息命悬一线,这里说的可不是聊斋望安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找个把人,不算难事

  再说夏小乔,自那日起,梦中开始出现某个黑衣少年楚楚可怜地等着她去救护,而她手执马鞭,脚踩风火轮般御风而行,身后披风飘扬

  她从梦里一路笑醒,却又淡淡怅惘

  共 1 21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半寸繁锦,染指了这纤瘦的流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让人们在这时光的罅隙中静赏了这一份温馨的美好作者在语言描写和神态描写上面着墨相对于比较多,很成功的刻画了两位主角,夏小乔,顾林朗,夏小乔作为一名古代女子,敢于追逐爱情的夏小乔可爱率真,富有灵性,无疑是一位古代官宦人家中少见的勇于追求幸福的女子,并在最后和顾林朗有情人终成眷属,成就了一份美满的姻缘小说在细节上的处理也很到位,为读者呈现了一个很耐读的爱情故事,夏小乔和顾林朗的唯美情事,小说语言诙谐幽默,并融入了大量的现代元素,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阅读感受,和读者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不错的小说,美文拜读了,问好水生烟,倾情推荐【:芈蜜】【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71712】

  1楼文友:201 - 18:29:26 问好水生烟,,,欢迎赐稿江南烟雨,,按语写得不好,不到位的地方还请您见谅哈

  回复1楼文友:201 - 16:21:44 谢谢蜜蜜,问好七月

  回复2楼文友:201 - 16:22: 4 谢谢飘絮,读过你的文字,你写得才是好呢问好七月

  回复 楼文友:201 - 16:22:54 谢谢夏安

  4楼文友:201 - 07:07: 6 拜读了小说,人物描写细腻逼真,学习了

  回复4楼文友:201 - 16:2 :09 谢谢夏安

  5楼文友:201 - 12: 5:14 这篇早就看过了,怎么会没有留评

  有些郁闷

  问好烟,O( _ )O哈 执执念而死,执执念而生,是为众生

腹泻的原因有哪些
心绞痛总是心慌吃通心络好吗
心律不齐危险吗
抗快速心律失常首选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