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圣脉 第三百九十四章 拜把子酒会

2019-12-04 22:4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脉 第三百九十四章 拜把子酒会

“叶公子李公子,你们俩这话从何说起?”曹喜一看,马上站出来力挺候爷了。貌似有人要砸场子了。

“真要我们把话挑明里说吗?”叶象一脸嚣张,而且,阴阳怪气。貌似他懂得很多似的。

“可以说嘛,这里又不是衙门,言论自由。料必咱们的南钧候也不会如此小家之气了,连话都不让说了是不是?”居然是水城曹氏的银品将军曹归一。这家伙,居然也来凑热闹开炮了。

看来,晚上有得热闹瞧了。小小一个拜把子酒会青州豪门集中,有得乐子找了。

“呵呵,当然当然,有话可以直说。”曹笑天含笑点头,一幅大家范儿。

“候爷,那我真说了?”叶象双眼灼灼,问道。

“啰嗦,说就是了!”曹归一皱了下眉头。

“各位难道不清楚吗?叶君天来自青木城,以前加入了西楼府。后来因为多项恶劣行为给西楼府叶氏开除了。当时西楼府可是针对他发过通令的。这种垃圾,呵呵,南钧候爷居然当宝,候爷眼光是不是,嘿嘿。”叶象是连讥带讽,差点口水直喷了。

意有所指啊。

“关于他的恶劣行为我郑青也听说过,不要讲别的。

这边给西楼府开除了,那边马上叛变投靠了南钧府。

南钧候爷,这种墙头草你可得注意着了。别到时给搞得鸡犬不宁的就麻烦了。

西楼府就是一个先例啊。而且,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五大学院都不收,最后居然是给火帝学院收去打铁棚拉风箱的。

候爷,你跟这种垃圾结拜,不值不值得啊。咱们的候爷品位何时如此低了?”郑三少直接批驳,连候爷一并给蔑视了。因为,别人怵南钧候,咱郑三少可是京城流云神将府的公子,不怕你。

“呵呵呵,你们认为他是垃圾。本候却是认为他是个真性人。

跟本候的脾气有些相似。并且。本候也从不认为他是垃圾。反倒来讲,他是一个另类的天才。

并且来说,他在西楼府的事我也不想说些什么。是非公理自由世人评说。”南钧候讲到这里巡了全场一眼,又道。“而且,我想告诉各位的就是。

当时叶君天从西楼府中出来的时候是本候叫曹喜过去邀请的。

这跟叛逃没丝毫关系。不过,当天他拒绝了。

不过,当天晚上居然遭到了不测。居然有天武级杀手要灭杀他。

幸好有高手路过解了围。这些杀手谁派来的。当天晚上可是向青州府报了备的。

直到现在,青州府也没给个说法。

这种办事效率真是令人郁闷。甚至,令人愤怒。

所以,墙头草一事从何说起?西楼府既然不要他。我曹笑天为何不能邀请他?

至于说天才还是废物,日后各位便知。”曹笑天站了起来。也是意有所指,暗指你西楼府容不下人,要灭杀叶君天。

“天才个屁!”这时。一道粗鲁的冷哼声传来。貌似,一点不给曹笑天这个候爷面子。

一看,居然是侧桌坐着的柳家的柳雄那家伙。

“柳兄何出此言?”曹笑天瞄了他一眼好脾气,居然没发飚。

“各位,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这小子根本上就是个废物。

说句丢脸的话,当年我们柳家跟他还有婚约。后来这小子太废材了,15岁了血根测试还是一个大大的‘0’。我们柳家小姐可是火雀血脉,绝对的修炼天才。

各位,你们说,废物跟天才怎么能搭配在一起?

可是青木城叶家一直拖着不肯退婚。他们想赖罢了,最后还是我们柳家放了一大笔血才把退婚的事搞定了。你们猜怎么样,这个废物居然当众耍赖。”柳雄说道。

“耍赖,怎么耍?”有好事者故意的问道。

“当众撕毁了婚书,而且扬言说我们柳家会后悔的。

我嘞个去,我们柳家是青州大家,青木城叶家给我们柳家提鞋都不配。

你们说,这小子嚣张不嚣张?现在也不知用什么法子迷惑了南钧候。

所以,候爷,我要当众戳穿他。

西楼府已经看清了这小子的真面目,我希望南钧候府别给这小子唬弄了。

到时,悔之晚了。”柳雄说道。

“柳兄是说我曹笑天眼拙啦?”南钧候淡淡问道。

“眼拙不眼拙候爷心里清楚,我只是提醒候爷一下别被这小子骗了。”柳雄仗着背后有拱北候撑腰,并不怎么怵南钧候了。要是换作以前,给柳雄十个胆也不敢直面南钧候。

“其实,这事儿我也跟候爷提过多次了。作为曹氏家族长老之一,咱们曹家不能丢了脸面。”这时,曹归一居然插话了。

“丢脸,归一,你这话从何说起?”曹笑天问道,貌似,今天这场合好些家伙合伙起来借叶君天来攻击南钧候了。

“南钧候府真拢络不到人才了吗?”曹归一冷笑。

这家伙用的是‘拢络’而不是招揽。虽说意思差不多,但褒贬可不同的。

“人才难求啊。”曹笑天说道。

“人才就是再难求也不必舔着脸去收人家西楼府踢出来的一个叛徒加废物!这太贻笑大方了。青州人会怎么样讲咱们曹家,会说咱们连人家扔掉的垃圾都要。曹氏不会败到如此地步吧?这简直是我们青州曹氏的耻辱。这是决策方面的重大失误。”曹归一直面对南钧候发难了。

“叛徒的事那是西楼府的说法,咱们不必过问。不过,你说叶君天是垃圾,呵呵,本候却不这样子认为。”南钧候还是一脸和气的笑着。

“他不垃圾谁垃圾,一个连血根都没有的废物!各位,试想一下,没有血根那是什么样的人,将获得什么样的地位?这根本就不用我柳雄特别说明了吧,就是一蠢货也能想得到的。而且,至古以来。有没有血根而成就大事业者吗?没有。绝没有。”柳雄冷笑。

“呵呵,当年盖家婚约的事我也听说过。

叶君天可是昔年的青州王盖天豪义子。而盖家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

呵呵,当时青州城还没听说过柳家。后来,盖天豪作主。让叶君天跟柳家的柳怡婵定下了娃娃亲。

只不过一代新人换旧人,一些原因致使得盖家已经成为青州历史了。

江河日变。青州有些家族也发生了变化。”谭金笑淡淡的笑道,虽说并没批驳柳家。但傻子也听得出来,你柳家其实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主儿。

什么叫没听说过柳家。意思是当年你柳家就是垃圾。是盖家提携上来的。现在倒好,卸磨杀驴。盖家倒了。这边就要退婚了。柳雄一听,自然是脸马上涨得通红了,跟猴子屁股有得一比。

“谭将军。柳家退婚并不是因为盖家没落的事。刚才我可是说过了,那是因为天才跟废物不可能成婚的。

我们柳家重来重情守诺。即便是对待如此废物我们也放了一大把血的。

不但把当年盖家给的聘礼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而且。额外还补偿了一大笔晶币布帛以及血丹等等。

只不过这小子太不识相。居然傻哩叭叽的把这些宝物当众砸碎火烧了。

这是公然对我们柳家的挑恤,我们也忍了,大人不计小人过的。

想不到这小子变本加厉。现在撑着有南钧候撑腰,居然到处造谣,毁谤我们柳家不说。

暗中还搞些小动作,我们柳家是什么人,我柳雄在这里也把话挑明了。

这小子再不识相的话我们柳家绝不答应。到时,别怪我们柳家不念旧亲情。

其实,自从婚约撕毁之后早就没有情份可言了。

青木城叶家跟我们屁关系,什么东西。居然到青州来人五人六的。你就是攀上候爷也得讲个道理出来。”柳雄坐不住了,这脸挂不住了。

不过,谭金笑可是青州唯一一个金品将军。

而且是青州军方领军人物。跟青州王平起平坐的,人家京城有神将撑着的。要不是这个原因在,柳雄早就勃然而起,拍桌动腿相向了。

“那又为那般?”谭金笑似笑非笑看着已经快抓狂的柳雄。

“刚才我早就说过,因为他血根测试为零

。一个废材,而我们柳家小姐就是天上的天鹅,癞蛤蟆能配天鹅吗?这话我可是重复了多次了。谭将军相必不会听不见吧?”柳雄在咬牙,咬字很重。而且,对谭金笑也相当的不满了起来。

“废物,我可是听说叶君天神力惊人啊。”谭金笑居然不跟他计较,摇了摇头。

“没错,叶兄弟不但神力惊人。而且讲义气重情义。这也是我要跟他结拜的原因。谭将军的眼光跟我一样。慧眼识英才。”南钧候说道。

“屁!他神力惊人,一点蛮力而已。我柳雄今天就要让候爷跟谭将军你们看看他是废物还是神力。”柳雄一脸不屑,一脸高调的站了起来。

“噢,怎么样看?”南钧候似笑非笑看着他。心说你要找虐本候可以促成你了。

“我柳雄就站这厅堂里让他来打,如果一拳能打得我柳雄退步的话就当是我柳雄在放屁!”柳雄太高调了。

“退几步算是‘屁’?”叶君天开口了。

这扮猪吃虎的活计又要上场了,叶二哥心里美着呢。

“退一步就算是,不过,小子。如果你一拳不能让我柳雄退一步的话。马上给老子学狗叫爬出去。”柳雄说道,一脸霸气。

“这样子好像有些不公平。”谭金笑微微摇头。

“怎么又不公平了谭将军?”柳雄的怒火在膨胀。

不好意思,过年天天喝喜酒。不是这个朋友乔迁就是那个朋友结婚,醉啊,幸好还有点存稿,不然就得断更了,抱谦抱谦!

感谢‘大漠烟霞’‘天佑盛世中华’‘qhxz129’几位兄弟打赏。狗子谢啦!谢谢!(未完待续。)

廊坊东大医院石润芝
天府新区人民医院
南充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最好医院
深圳治妇科病那里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