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阳世鬼差第二十二章老叶子受伤

2020-01-22 21:4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阳世鬼差 第二十二章 老叶子受伤

“还好,他本是转世灵童,有佛光护身,咒术虽毒,但比我之前要好得多,若有高僧相助,唤醒他脑中识藏,或许有办法化解。△¢點xiǎo說,”

高僧相助吗?我急忙説:“这个好办,我们可以带他去灵隐寺,寻找玄癫大师,我想,这世上很难找到比他更高的大师了。”

林锋diǎn了diǎn头:“等此间事了,便出发。”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我们此来的目的,是为了找那个不知真假的吕明东。现在吕明东没找到,遇到了个林震坤就让我们差diǎn死伤惨重,看来并不是个好兆头。

回到家里,我看到凌云xiǎo脸憔悴的模样,瞪着眼睛盯着我们。尤其是在看林锋的时候,他xiǎoxiǎo的面容上,有怨恨之意。

柳梦琪走过来説:“方才陈局长来电,説叶枫家里有异常,让我们尽快赶去看一看。”

闻言,我一个激灵忙问:“出了什么事情?”家人永远是我的软肋,这忽然间的消息,让我十分惊怒,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柳梦琪安慰説:“只是伯父受了些伤,你不用太担心,而且任局长也已经派人前去保护。”

老爹受伤了?我更加不安:“知不知道是谁干的?”柳梦琪有些犹豫,在我的催促下,才説好像是黄鼠狼。

黄皮子干的?我怔了怔,怎么会这样?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林锋拉着我説,别急,等等一起走。

晚diǎn的时候,我们齐聚在这里。经过商量决定,老孙留下来,负责操办王无道兄弟二人的后事,他们在这边无亲无故,也不适合葬在这里,老孙的意思是先火化了,等过段时候,送回他老家安葬。

夏千樱留在这里没有跟去,我们三人加上夏千樱跟韩凌云,第二天一早就坐车赶回老家。到了我们村的时候,我更加坐立不安,车子一停,就赶紧冲进家里,迎面走来两三个陌生人,我略一思虑就明白是派来保护的人。

屋里,我爸妈也听到声音,匆匆赶出来,看到老爹手臂上打了个绷带。林锋他们进来后,爸妈很热情的邀请他们进屋里,尤其是看到柳梦琪后,笑的合不拢嘴,左右打量个不停,我看到这个一向很淡定的柳助理,耳朵根都红了。

“这是谁家孩子,长得这么俊。”韩凌云也惹起了老爹老妈的主意,我只是介绍説:他是林锋的xiǎo侄子。

众人落座,老爹又开始对我説道:“我不就是受了diǎnxiǎo伤,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做啥,正事要紧。”

老一辈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希望子女事业为重,天大的事,到他们嘴里也都成了xiǎo事。我没有解释只是问道:“到底咋回事?您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黄皮子干上了呢?”

老爹咳了一声,説别提了,真是出污水沟又掉茅坑-倒霉透了,这不快到清明节了,我去给你你爷爷、太爷爷坟上烧纸,火一diǎn着,就飘来一股臭气给弄灭了。我寻思着是不是这边有黄皮子,就在草丛里找,果然,让我发现一窝黄皮子,就在咱太祖坟边上,这些黄皮子总共七八个,有老有xiǎo,一看见我来了,就都顺着坑洞钻进坟里。

我打断説:“跑就跑了呗,怎么的,你还掘太祖爷的坟将它们挖出来了?”老爹笑骂道:“你个王八羔子説什么浑话,那太祖爷的坟我敢掘吗?那些老的钻进去,xiǎo的可钻,那几个xiǎo的看着我眼睛怪瘆人的,我就拿个石头想赶它走,哎,那几个xiǎo黄皮子是不是脑袋不好使,就是不跑,当头就砸死了一个。”

我摆了摆手説:“我明白了,你这是被黄皮子寻仇抓的吧?”老妈拉了拉我説:“xiǎo枫啊,你可得替你爹好好向黄大仙道歉去,黄皮子寻仇可不是闹着玩的,咱这以前老一辈的人没少受黄皮子的害,它们都是天上被贬下凡的神仙,你爹打死了一个,我都好几天没睡好觉了,一到夜里就听着外面有黄皮子叫。”

老妈是个典型的迷信主义者,总是説一切都是命,谁家要受个伤,出个车祸什么的,老妈都会感慨一番,这祸要来了,多都躲不了。以前我还老説她太封建,现在倒是有些赞成她的话。

先不説黄皮子的来历,就这黄皮子的本性,那是有仇必报,这东西的能够散出一种特殊的气,俗称臊腺,它能对人的脑神经造成干扰,产生一定的幻觉。这不是无稽之谈,而是科学上的解释,以前有个动物研究所的人曾经专门研究过这东西。

尤其是古代的那些例子,数不胜数,都説是狐仙什么的,其实跟狐狸毛关系都没有,全都是黄皮子在作怪。古代儒生为了考取功名,就天天宅在家里头悬梁、锥刺股,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读书,不锻炼、不运动,就会神经衰弱,被黄皮子的气那么一迷,就出现幻觉了,幻想中的颜如玉出来,跟他翻云覆雨。

从道家来説,这东西比较容易通灵,也就是开启灵智。一般像狐狸啥的都得修个百十年,黄皮子则不用,三、五十年就有很高的功力了,那时候它就能控制自己的气,凭喜好去迷人,成了精的黄皮子,头dǐng都会长出白毛,有的少有的多,白毛多的,自然也就更牛一些。

“老爹,你跟我们説説,你是在哪里被抓的?那黄皮子头dǐng有白毛吗?”

老爹摇了摇头,説:“没有,就在我烧纸回来的路上,经过秸秆地的时候,就窜出来一个,把我胳膊抓伤了,不过它也没好过,被我一脚踹沟里了,然后跑了。”

我看向林锋,想听听他的意见。林锋沉吟道:“一般情况下,就算有深仇大恨,黄皮子也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dǐng多是夜晚的时候来偷diǎn家禽,用气迷人,如果主人的身体比较好,迷不到,就会算了。”

老妈接过话説:“对,这几天黄皮子晚上总是来,把家里的东西拉扯的到出都是,幸好俺们家里没养什么东西,不然这次都得给它偷完。”

“连续几天都来吗?”林锋想确认一下。老妈严肃的diǎndiǎn头,説每天都来,他爹睡得死,听不到,我担心担的睡不着,天天到五更头上才睡着,一晚上就听它们在外面窜达,也不敢出去看。

“那可能有些其他的原因,我看我们今晚要在这里看个究竟。”我让老妈放心,今晚放心大胆的睡,不就是xiǎo黄皮子,来一个灭一个。

当天,我们家款待了几位贵宾,老妈非常喜欢柳梦琪,拉着她聊家长里短。柳梦琪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拘谨,一口一个阿姨,叫的很甜,跟我们聊天也能聊一块去,还説了她见过的一些奇怪事情,当然没敢提鬼魂的事。

吃完饭的时候,老爹偷偷将我拉到房里,问我:“这闺女是你们三个谁的对象?”我有些好笑,説谁的都不是,人家是guo家级干部,看不上你儿子,你就别动啥脑筋了。

老爹在我头上轻轻打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説道:“你不是整天吹嘘你有本事吗?怎么这就不行了?我不管她是什么干部,我跟你妈都喜欢的紧,限你一个月内给我摆平,别的女人我们都不认。”

我狐疑道:“是不是孙叔给你们説啥了?别听他瞎扯,根本就没那事。”老爹急了,説:“你知道你什么年纪了吧?村里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上xiǎo学了,你还一天天的以为自己是xiǎo孩。三德子是跟我説了,她説人家对你有意思,就你个猪脑子,天天欺负人家,我可警告你啊,下次再听到这样的事情,别怪老爹我翻脸不认人,是不是太久没揍你,让你得瑟上天了。”

老爹一发威,我也不敢吱声,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就找个借口跑了。晚饭的时候,老爹因为开心,又喝了不少,借着酒劲就跟柳梦琪説:“闺女,xiǎo枫这孩子不太懂事,凡是你就多担待diǎn,要是他敢欺负你什么的,就跟叔叔説,我替你出气。”

柳梦琪甜甜一笑,轻嗯了一声,然后还示威性的白了我一眼。泥煤,要不是我头脑清醒,还以为她跟我抛媚眼的,不过这妮子今天来到之后活泼了不少,比起平常的成熟稳重,多了一些xiǎo女儿态,可能是因为跟老妈聊的久了,感受到家的温暖。

一直没有变的就是韩凌云了,林锋把他照顾的很好,但他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甚至有时候会露出厌恶的表情,我暗暗叹气,誰让林锋将人家老爹给勾了呢,哎,孽缘啊,慢慢化解吧。

老爹醉了八成,早早的上床休息去了。老妈今天柳梦琪一起睡,打算聊个通宵。林锋要带凌云去睡觉的时候,被他给撵了出来,我去了也不行,后来还是xiǎo酒出马才哄着睡着了。

房间都给占满了,我们也只能睡沙发了,一人一个坐在上面,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林锋説话比较少,主要都是xiǎo酒在跟我谈他xiǎo时候的事情,他説很羡慕我,家庭这么和谐,而他连个家都没有。

哈尔滨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临朐县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最好的银屑病公立医院
泉州公立癫痫病医院
济宁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