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经济危机威胁网络业增长

2019-10-09 13:3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年伊始一般都是回顾反思的时候。而在网络业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之时,似乎更应该进行反思。我们这一代人是拜网络增长所赐的一代人,我们看见了互联网如何改造了文化,也看到了网络正在以“更多的数位”铺平着通向未来的道路。然而,很有可能正是这样一种过于乐观的看法才是我们所面对的最大威胁,因为网络业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如果我们看过去的一二十年间,企业在网络上的投入和在全部IT上的投入对比就会发现,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上世纪90年代,网络所获得的投入要高于IT投资的平均值,但是在2000年出现了明显的逆转,自那时以来,计算机软硬件就成了IT投资的重头。在过去四年间,网络方面的投资正在逐步缩小,它对企业生产率提升的影响也在逐步减弱。

现在的实际情形是,软件、服务器和其他计算工具和网络相比,正在获得愈来愈多的关注和愈来愈多的预算。这种转折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上一次的经济衰退,人们很自然地会担心,网络业尚未到达萧条的底部,网络业还阻止不住自身的萧条。

一开始,我并不相信此类担忧。上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的IT投资周期是因为计算方式的变化而推动的,而且正是后者(分布式计算周期是由于PC在企业应用中的普及而推动的)创造了90年代网络的繁荣。如果说分布式计算就是指分布式计算机,也就是指连接这些计算机的网络的话,是合理的。网络赶超了计算机的发展,从而成了引领IT的领头羊。

然而,网络未能尽如人意则是肯定的。我们想问的问题是,网络业为何没能靠着它所吸引的注意力而带来资本投入。我想,这问题的答案就在于,网络未能与应用相互捆绑。这一关键问题的枢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已出现,那时,IBM的系统网络架构(SNA)被TCP/IP所取代。SNA网络设备的价格过高,所以企业纷纷选择了价格低廉的TCP/IP架构。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SNA是一种应用架构加网络架构,而TCP/IP厂商却不提供应用工具。我记得早期的路由器应用还传输SNA流量。即使在今天,向SOA的发展也并不是一种专门针对TCP/IP而是针对完全不同的应用层工具的——我所谓的工具,是指IBM、微软、Oracle和SAP等厂商所提供的应用。

上世纪90年代,网络赢得了人心,但后来又失去了,因为它不能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网络厂商从未认真地研发应用与网络的结合,因而这种关键性的结合仍然由IBM和其他系统与软件厂商掌控着,直到今天依然如是。上世纪90年代,网络的影响力十分强大,那时候的网络厂商需要做的就是提供应用。如果他们当时那么做了,那么今天他们至少能够在应用层占有一席之地——研发出能够提升生产力的应用。

让我们来看看目前的危机。我最近所做的企业调查表明,像目前这样的经济衰退,企业依然需要提高生产力,依然希望投资于能够提升生产力的技术。他们在寻求用于员工通信与协作的新解决方案,用于客户支持的新战略,用于信息流优化的新方法。他们希望寻找哪类的技术企业呢?那就是对上述需求能够提供确切答案的任何自信、可信、富有远见的企业。在上一次危机中,能够解决问题的是计算和软件厂商,那么这一次会是网络厂商吗?

一些网络厂商像思科等是这么认为的,但他们在清晰表达自己的应用故事时总是慢了一拍。的确,思科可以提供网真,但那还是网络;可以提供托管服务的协作,但这并非一套企业级软件工具集。它还是没有应用中间件。本来,如果网络服务能够直接为软件开发人员所见,并能够集成进软件产品中的话,那么网络服务的效率是会大大提高的。Web这样一种自上世纪90年代大繁荣时期所诞生的最有意义的技术已经为网络与IT资源之间的协调奠定了基础。那么,为何网络厂商们却没能提供网络与应用相结合的框架呢?

IBM自打SNA被TCP/IP取代之后便输掉了网络设备之战,但它并未输掉网络之战:IBM今天仍然是网络应用提供商中的巨人。WebSphere,即IBM的SOA战略,在企业领域家喻户晓。假如网络业能够充分利用这次危机的话,那么以网络为中心的战略也会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术语。但是,谁才能提供它呢,如果没有人提供又会怎样呢?

一些企业告诉我说,在上一次的危机中,他们的网络预算受影响最早,而恢复正常却在最后。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可能在于,系统和软件厂商可以为解决企业提高生产力的关键问题做出更好的贡献。能够提供最明确好处的技术当然会得到更多的投入。如果在这次的危机中,网络和计算/软件同样受到影响的话,那么网络的未来就要取决于网络厂商是否能够搞定与应用的结合问题。

雅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广安治疗男科费用
南充治疗阳痿方法
雅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广安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