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江南征文】宿命如是,蛇之殇(小说)

2020-01-09 13:1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不停地穿梭在茫茫密密的草丛里,看着这个褐色的世界,看着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眼睛里充满了无奈和悲哀。这一刻,我是多么的孤独呀!

我知道生活在繁华城市里的那群人是厌恶和害怕我的,我必须学会小心翼翼,否则我也将成为他们证明自己勇猛的一条亡魂;我知道天空中飞翔的雄鹰正时刻在注视着我,只要我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它们填饱肚子的食物,我也必须随时随地保持着清醒;然而,我刚想回到自己的巢穴里,这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此时我装扮多年的巢穴早已经被另一条蛮横的同伴夺走了,如今,我已经是无家可归了。

我再次抬起头来,看了看烟火通明的城市,听着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笑语声,我更加的失落了。我发现做一条蛇真的好累,好累!为什么我总是得不到那么多的快乐呢,为什么上天就那么残忍地剥夺了我会笑的表情呢?还有,为什么人类总是会对我们产生恐惧和厌恶呢,为什么就不能公平地对待我们?想着,想着,我冷冰冰的心这次出奇的愤怒,冰凉的泪水就出现在了我的眼角,我伤心地闭上了眼睛,任凭这些年的辛酸尽情的遗落掉。

“咦,哈哈,这回被我捉到了吧,看你往哪里跑!”就在我放松警惕的这一刻,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降临。等我想立即离开的时候,一个宽大的竹笼子迎头将我给罩住。然后,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就这么乐呵呵地将我提了起来,得意地叫道。

我好悔恨呀,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脆弱伤感,为什么自己偏偏在这个时候忘记了防备,为什么自己忘记了伪装?今日,被这个以捕蛇为业的屠夫给捉到,明显是凶多吉少了。

顿时,我幽蓝的双眼一片通红,我实在是不甘就这样死去,更不能接受的是我就要这样被上天给遗弃了!所以,我不停地扭动着身躯,不停地用头撞向那尖锐的竹刺。任凭那锋利的竹刺在我紫色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任凭冰冷的鲜血流遍了全身,直到我再也没有一丝气力,才绝望地望了望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

“呵呵,终于老实了。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才捉到你这条独一无二的紫色的蛇,怎么会轻易就让你再逃脱了呢?呵呵,这回要是把你给送给县太爷的话,说不定应该可以得到重赏呢!唉,你可别怨我呀!要怪就只能怪我们县太爷太变态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特别喜欢你们这些奇特的蛇。不过呢,这回也算我命好,终于将你给抓住了,这三年的时间总算没白花。这回我也可以出人头地,享受那荣华富贵了。”满脸横肉的大汉越说越得意,情不自禁地就大笑了起来。

当第二天的黄昏降临的时候,我睁开了绝望的幽蓝色的双眼,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有些昏暗的卧室。我仍旧被冷漠地放在竹篓里,而满脸横肉的大汉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一个青年人的身后,眼睛里充满了毫无掩饰的兴奋和敬畏。

“这就是你所捉到的世上独一无二的一条蛇!”青年轻轻地看了我一眼,眼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不错,果然是独一无二的,很好,我很满意!”

只是,当我望向青年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是遇到了春风拂面那样的惬意。于是,我忍不住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人,没错,就是那种感觉,又好像我们前生就认识了似的。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我竟会在这个人类身上体会到。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这儿没你什么事了!”青年人对着我满眼放光的看了好久,然后才冷冷地回头对着仍旧站在身后一动不动的大汉有些不快地说道。

“大人,您不是说只要帮你捉到一条有些奇特的蛇,您就会有重赏的吗?不知道我这条蛇您可满意,我牛勇也没有别的奢求,只要您保证我以后在您开的‘怡红院’可以免费进出就行,您看可行?”牛勇仍旧满脸讨好地笑着说道。

“哼,你胃口倒是还真不小,连这样无耻的要求也敢提出来,就不怕我不答应吗?”青年人突然脸色一变,对着牛勇冷冷地呵斥道。

“呵呵,大人您说笑了,十里八乡的,哪个不知道大人您的信誉呀!我这么点小要求,相信大人是不会拒绝的,也肯定不会失了信的!”牛勇仍旧是一脸的笑意。

“好,好胆识!看在今天我心情好的份上,也不能让你太失望了。吴管家,带他下去吧,同时吩咐下去,以后牛勇在‘怡红院’的一切开支都算是免费的,只要他不是太过分就行!”青年人看也没看牛勇一眼,对着吴管家严肃地吩咐道,然后挥了一下手,示意众人都可以退出去了。

“是,老爷,我这就立即去办!”五管家恭敬地弯了一下腰。

“谢,大人!”牛勇也是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得意地和吴管家轻轻地退了出去。

“主人,你看要不要把他……”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向青年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之后,立即就再次没了身影,仿佛从来就没有来过一样。

“不用了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只不过是只跳梁小丑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们可不能因小失大,耽误了我们的大事!”青年人再次对着虚空挥了挥手,然后脸上充满了王者的自信。

“是,属下一定谨遵主人的教诲!”空气中再次传来了一声恭敬而敬畏的话语。

“唉,这就是我们存活在这个世界的最大的悲哀,这就是宿命!即使你是蛇的王者,皇者又如何,只要你是弱者,你依旧还是要被强者给掌控!”青年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难的的温柔,就这样轻轻地将伤痕累累的我从竹笼里取了出来。

我看着他那温柔的笑容,在他触碰到我的时候,我竟然会有种迷恋的感觉,竟然忘记了去防备和攻击。

“唉,这些该死的人类还真是残忍,竟然连你这样的皇者都被伤成这样呀!”青年人说着,眼睛里竟然闪现出了一抹泪花,然后双手颤抖着去抚摸着我向外流着血的伤口。

此时的我感觉就像是做了个梦,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会对我这般柔情,虽然说出来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却让我心里暖洋洋的,我想或许这就是温柔背后的陷阱吧,在梦的温柔里没有知觉的死去吧!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误会了!好吧,我就用我的行动来向你证明吧!”青年人忽然诡异地笑了笑,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粒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最后才将我轻轻地放到一张柔软舒服的床上,退到旁边充满柔情地紧紧地盯着我。

青年人的这一番动作简直都出乎了我的意料,我这个时候才真的明白原来我的思维一直都很简单。我猛然间感觉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然后在我低头审视自己的时候,我才发现不仅身上的伤口没有了痕迹,就连我自己也变了样,哪还有一丝蛇的模样,完全变成了一副人类的模样。

我刚想惊叫一声,陡然发现青年人英俊的脸上竟然一片潮红,然后轻轻地背过了头。我才明白此时的自己竟然是 的,也立即尴尬地慌忙抓住被单,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生怕再次犯同样的错误。

“给,把这件锦衣穿上吧。”青年人温柔地递给我一件华丽的紫色的锦衣,然后缓缓地就别过了头。我见青年人别过头去,立即抓起床上的衣服,迅速地穿上。

“呵呵,这件衣服还是真是合你的身,仿佛就是专门为你量身打造的一样。你真是美呀,真美!”青年人对着有些局促不安的我温柔地赞美着,然后上前轻轻地捧起我的下巴,眼睛里充满了情人才有的疼爱。

我脸色更红了,他眼里的情意我又怎么会不懂呢?尽管我心里不乐意这么做,但我不想让他认为我是一个这么随便的人,于是我用尽鼓起来的所有的勇气轻轻地推开了他。

“呵呵,是我太唐突了。抱歉!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让我着迷,我一时就情不自禁了!”青年人歉意地说道,然后尴尬地摸了一下下巴。

“我……我不怪你的!”我低着头,不知为何竟然会说出这么轻浮的话。说完之后,我才后悔,尴尬得整个脸都快滴出了血。

青年人没有再说话,就这样笑呵呵地打量着低着头的我。

“公子,我……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忽然意识到眼前的青年人对我是有所企图的,想到被捉来的情形,立即惶恐地远远地退了几步。

“唉,我至于这么恐怖吗。我只是给你吃了我们皇族的至宝‘化形丹’,不会伤害你分毫的,谁让你将来会成为我们的皇呢!”青年人一脸的落寞,眼里充满了疼爱和无奈的眼神。

“皇,‘化形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叫天涯,你以后就这么叫我吧!你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幸存下来的皇者,将来是要承担振兴蛇族的重担!”青年人也是一脸的严肃之情严重骨质疏松能治好吗

“振兴蛇族的重担,可是我……”我心里的疑惑更浓了,发现事情一下子好复杂。

天涯可能是看出了我心里的所有疑惑,苦笑地说道:“你还是想不来吗,看来是你的灵觉还没有觉醒呀?那我就来帮你一把,让你的灵觉早日觉醒,早日和我带着我们蛇族再次兴盛起来!这次我们逆天而行又如何,我倒要看看上天怎么来惩罚我!”天涯满脸的愤恨,一股强盛的皇者之威不知不觉就散发了出来,然后将双手轻轻地印在了我的额头上。

陡然间,我深藏的所有的记忆的大门一下子被一股涌进来的灵力给冲了开来,我猛然间记起了我这些年的反反复复轮回的所有记忆,才无奈地睁开了双眼。

“涯,你还是这么执著呀,这二千多年来真是苦了你了!”我也是强忍着眼角的泪水,脸上充满了激动的表情,心痛地擦去天涯英俊脸上的汗水。

“英,你想起来了,你总算想起来了,我总算等到你彻底地苏醒了!”天涯一扫刚才耗费功力的疲惫,激动地叫道,然后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

“是的,我回来了,我这次回来了。”我也是甜甜地说道,然后幸福地依偎在天涯熟悉的怀里。

“英,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都快等不下去了。你知道吗,你知道我这些年有多苦吗?”天涯越说越激动,泪水顺着他英俊的脸上一直滑落到我的脸上。

“我知道的,我能够想象到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留下这么重的担子让你一个人背负!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不停地哭着说道,任凭泪水打湿天涯胸口的青衫。

“别这么说,我不许你这么说,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是我希望,你别在丢下我一个人了,别在让我受着这无尽的相思苦了!”天涯吻着我的脸,有些心痛地说道。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我看着天涯憔悴的眼神,心痛地再次抱紧了他。

“好,好,你可要说话算数,别在折磨我就行了!即使这次上天还要再剥夺我们的相聚,我也不会允许了。因为……”天涯再次抱紧了我,轻轻地抚摸着我背上长长的紫发,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你……你真是糊涂呀,你这不是……”我一听天涯的计划,立即惊恐地推开天涯温暖的怀抱,难以置信地问道。

“英,你这是怎么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整个蛇族呀!”天涯有些错愕地看着一副惶恐的我,仍旧心痛地说道。

“涯,你赶快放弃这个疯狂的计划,好不好?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给我们整个蛇族带来多大的灾难呀,你这样是会毁了这个蛇族的!”我忽然有些愤怒地咆哮道。

“不,不会的。我这么做是不会失败的,而且我都筹划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失败呢?英,你相信我好不好,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整个蛇族呀!英,你到底是怎么了吗,这可不像是以前的你呀!”天涯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眼里充满了失落。

“涯,这回你真的错了,你可知道我这么辛辛苦地轮回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我们整个蛇族,我就是想再次带领我们蛇族兴盛呀!你要真这样做的话,那才真是毁了我们整个蛇族呢,毁了我这千年来的所有努力呀!我知道这千年来的确是苦了你了,但这些都是我们的使命,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放下这千年来执著的偏见,好好地反省一下!”我再次温柔地上前轻轻握住了天涯冰冷的手,然后心痛地劝说着。

“我给你说说这千年来我的经历好不好?”我把头再次轻轻地靠在天涯的怀里,才幽幽的说道。

“你要是愿意的话,我洗耳恭听呢?”天涯爱怜地搂紧了我,生怕我又要离开一样。

初次入世

“啊”一声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声音立即从茅屋里传来小儿咳嗽的种类
,门外守候的几个人立即都是松了一口气,脸上都充满了笑意。

“啊,不好了,不好啦!你们家娘子生了个妖怪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反酸
!吓死我,真是吓死我啦!”又是一声尖锐的叫声,只不过这次与刚才不同的是,声音里充满了惊慌。

“怎么了,王大娘!”董二一把拉住惊慌地要离开的王大娘,焦急地问道。

“董二呀,你也快点跑吧,你家娘子生了个怪物!”王大娘话还没有说完,就匆匆地离开了。

众人一听王大娘的话不像是有假,立即也是一窝蜂地跑开了,生怕自己被怪物怪给盯上。

董二看着大难临头各自逃跑的众人,心里失落落的,或许这就是人性吧。但是一想到屋里躺在床上的结发妻子,还是难以下定决心就这样残忍地抛下相濡以沫的妻子。要是我们夫妻的命就该如此的话,那就来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董二抛去脑里的恐惧,大着胆子走进了房屋。

“娘子,娘子。你怎么样了?”董二一推开茅屋的房门,就看到妻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落寞地一动不动,泪水不停地从脸颊两旁不停地滑落。

董二刚走到床前,妻子槐花就“哇哇”的大声哭了起来:“你个挨千刀的,我……我以为你也离开了,丢下我不管了呢!”

共 114 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是一条蛇,被人擒获,却意外遇到了故人,一心想要振兴蛇族的命运。可是上天偏偏弄人,讲起几世轮回,冥冥之中注定的命运。第一世为人子女,却被无情抛弃,之后被过度压榨,直至自己心灰意冷吃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第二世成妲己,成为商纣王的宠妃,可是虽然宠冠后宫,却依然不能白头到老。接下来几世的经历更是不尽相同,美好的相遇,却只能生死离别。英子和天涯历经轮回,却始终是情深不寿,这一世依然,天涯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把生的希望留给英子。作者的构思非常巧妙,情节流畅完整。问好作者,推荐共赏!——编辑:水陌格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2617】

1 楼 文友: 201 -0 -25 17: 8: 2 构思很是不错,欣赏了! 我的世界,寂静无声。

2 楼 文友: 201 -0 -25 17: 9:00 问好作者,无尽祝福! 我的世界,寂静无声。

 楼 文友: 201 -04-19 10: 4:25 来转转,竟然看到了我,呵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