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神宠养成师 第六十四章 秘辛

2019-10-12 22:3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宠养成师 第六十四章 秘辛

面对李晋的疑问,玉蟾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小葫芦,又看了看李晋,最后还看了看李琴琴。

两人一狐被看得心里发毛。不过既然知道了对方是只蟾蜍,李琴琴心里也没之前那么害怕了,壮起胆子说道:“你,你看什么看,我告诉你,你可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我可是不会嫁给你的!”

“噗――”众人绝倒。李琴琴你你我我了大半天,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李晋在一旁肚子都憋痛了,最后还是笑出声来。

玉蟾也是一阵无语:“本尊比你爷爷的爷爷都还老,你这小丫头片子在想些什么呢。还有,什么叫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本尊当年的……”说到这里,玉蟾的声音却是逐渐小了下来。

这会儿李晋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前辈莫怪,童言无忌。”

玉蟾没好气地嗯了一声,再瞧了瞧李琴琴:“你被人封印了?”

李琴琴这会儿也有点尴尬,默默地点了点头。玉蟾又看了一眼李晋,便张开了它的大嘴,一道冰寒的灵力便向李琴琴飞射而去。

李晋还没来得及阻止,那道灵力便击中了李琴琴的胸口。李琴琴闷哼了一声,悠然倒地,李晋连忙扶住,发现李琴琴只是昏迷了过去,而其胸口处的灵力封印已经被击溃了。

一只七阶魂宠布下的封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击溃了,李晋对这玉蟾的实力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多谢前辈出手了,不过小琴这……”李晋看向玉蟾。

“本尊让她和那匹小马驹都先睡一会儿,好问你一些话。想必,你还不愿意暴露自己魂珠师的身份吧?”玉蟾悠悠地说道。

李晋闻言大惊,看着玉蟾,没有说话。

“别问本尊是怎么知道的,本尊的御宠师,也就是现在躺在玉棺里这位,便是一位不世出的魂珠师。”玉蟾继续说道。

李晋心中一动:“前辈是一只魂宠!可,恕小子见识浅薄,只知道前辈是蟾类魂宠……”李晋心里有些疑惑,这玉棺中人很有可能是万年前的人物,照这玉蟾的说法,它岂不是从第二次邪魂天灾一直活到了现在?而万魂凝珠诀中的魂宠篇图鉴对于这样长寿的蟾蜍竟然只字未提。

“本尊本只是一只普通的千秋冰蟾而已。这些年除了睡觉,就是以这些白玉髓精为食,长此以往,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玉蟾解释道

李晋这才恍然,原来这只蟾蜍是乱吃东西导致了变异。

“别只顾着说本尊了。本尊倒是对你很是好奇,日月神狐的御宠师。”玉蟾打断了李晋的胡思乱想,“本尊虽不认识你,但既然你身为魂珠师,又有日月神狐傍身,想来你是从魂珠神殿里走出来的了。”

“前辈是如何得知?”李晋好奇道。

“要成为魂珠师倒还简单,可日月神狐却不是那么好契约的。”玉蟾淡淡地看了李晋一眼,“话又说回来了,怎么才过去一万年,日月神狐便又出世了呢?”

“才?”李晋对于玉蟾连续两次如此说道有些搞不明白,“不知前辈此话何意?”

“你以后会明白的。”玉蟾没有回答李晋,而是又看向小葫芦,“小狐狸,你叫什么名字?”

“小葫芦。”小葫芦干脆地答道。

“本尊是问你最初叫什么,你父母给你取的名字。”玉蟾追问道。

“小爷我还没孵化时,听见有个很温暖的声音告诉小爷,说我叫圣萨麦尔?狐?路易。”小葫芦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答道。

“圣萨麦尔……萨麦尔……萨麦尔……”玉蟾缓缓地念叨着这个名字,似乎在追忆着什么,却是把李晋和小葫芦晾在了一边。

又过了好久,李晋都快睡着了,玉蟾才又回过神来,看向小葫芦:“其实,这只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姓氏而已。”

“姓氏?”小葫芦好奇道。

“你们日月狐一族的来历比较特殊,取名字也比较奇怪。路易是你日月狐一族第一代狐王的名字,狐是种族名,萨麦尔是你母亲的名字――因为你父亲不是日月狐,不然这里会使用你父亲的名字。而圣这个字,每一代日月狐中,会出现一只日月神狐,可以在名字前面冠以这个字以示地位尊崇。所以你的全名应该是圣?小葫芦?萨麦尔?狐?路易。”

李晋也对小葫芦的名字一直有些好奇,为何就他的名字有些西化,看来这只玉蟾是有所了解的,连忙问道:“前辈对日月狐好像很了解?”

“小葫芦的母亲,小萨麦尔,便是本尊看着孵化出来的。”玉蟾眼中又出现了追忆的神色,“那个小捣蛋鬼……”

“你说小葫芦的父亲不是日月狐?”李晋见状连忙继续追问,他可不想再让这老古董癞蛤蟆继续回忆下去了。

“这是人家的,你虽然是小葫芦的御宠师,但打听这个也不太好吧?”玉蟾瞥了李晋一眼,心里却暗道,再说你和小葫芦都是雄性……。

小葫芦却想都没想便对玉蟾说道:“晋哥是小爷的哥们儿,这倒但说无妨。再说,小爷我自己对这些也知之甚少,就只有……读过书上的一些介绍而已。如果癞……老前辈你还知道些什么,不如给我们讲讲?”

“你应该看过万魂凝珠诀里的记载吧,对于日月狐的描述是被故意略过了的。关于万魂殿主和他的魂宠――也就是你的曾祖母的事情……里面没有详述,因为毕竟这也涉及到日月狐一族的。”玉蟾若有深意地看着小葫芦,“日月狐一族血统高贵,不会与外族通婚,因为这样会让种族的血统不纯。但有一种情况下的异族通婚却不会有问题……”说到这里,玉蟾也缓了下来,看着小葫芦,示意询问他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李晋突然想起,小葫芦刚孵化时说漏嘴的一些话,再联想起万魂凝珠诀魂宠篇里粗略的记载,心下便有了一些猜想,连忙摆手道:“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也只是瞎打听而已,前辈、小葫芦你们都不要在意。”

不过小葫芦却摇摇头,倔强道:“没事的,我想听。老前辈您不妨将知道的都说出来,恐怕整片大陆也找不出几个知道这些秘辛的人了。”

玉蟾点点头,他独自呆在这里太久了,多数时间都在休眠,此时也确实想多说说话,于是便继续说道:“天资品级达到完美,修为达到十阶的日月神狐,体内的血脉会出现一次猛烈的升华,之后,日月神狐将会拥有随时变化为人身的能力。而这样的日月神狐,便被称之为狐神。御宠师和魂宠灵魂完全契合,如果狐神愿意的话,她便可以和自己的御宠师婚配。因为狐神的血脉之力极其强横,他们的后代必然是日月神狐。当年殿主的魂宠路易六世大人是如此,现在看来,小萨麦尔也是如此。”

“这么说,小葫芦的母亲已是十阶魂宠?”李晋惊讶道,“不对,小葫芦的父亲是御宠师,而且极有可能是一名魂珠师,可大陆上怎么会没有这人的名号?魂珠师的传承不应该早就断绝,只有我才偶然间得到了一份么?”

“应该说,万魂凝珠诀的完整传承到如今确实只有你得到了。但这不代表着大陆上现在就没有其他魂珠师。”玉蟾看了李晋一眼,“尤其是第二次邪魂天灾才过去一万年,大陆上各种传承应该还没有完全断绝,不过到底留下了多少,却是不知了。”

见李晋一脸的震惊,玉蟾又继续道:“不过,至少本尊能肯定,小葫芦的父母要么已经故去了,要么就还留在魂珠神殿里。因为若是他们能够走出魂珠神殿,那你小子也不可能进入魂珠神殿,结识小葫芦了。”

小葫芦听到这里,也冲着李晋点了点头,似乎是知道什么。

“自从八万年前,魂珠神殿落成,日月狐一族便迁入了神殿内。所有的日月狐和他们的御宠师,终生都不得再走出神殿,除非……有一个特殊的时机,而且一定是最年轻一代的日月神狐和他的御宠师才可以离开。”

李晋正准备开口,玉蟾却又继续道:“不要问本尊为什么,这是日月狐一族的决定,本尊也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这却是十分明智的决定,想来当年神殿应该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第二次邪魂天灾,魂珠神殿遭到邪魂偷袭,殿主为首的众多魂珠师以命相拼,魂珠神殿深埋青冈山脉,这才保住了魂珠师的部分传承。不过当时也只有日月狐的御宠师,以及负责控制魂珠神殿下潜的人,也就是本尊的御宠师,留在殿内,活了下来。小萨麦尔在殿内出世时本尊也在场,不过还没过几年安稳日子,本尊的御宠师便心力交瘁,油尽灯枯了。他带本尊来到这里,为自己布置了这个墓穴,切断了本尊和他的灵魂契约,然后就自行躺进了玉棺中……”

说道这里,玉蟾也不禁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纵然本尊当时已达九阶,斩断契约依旧让本尊身受重伤,修为再也不得寸进。本尊从此独自苟活在这世上,便一直在此守灵,靠那些白玉髓精度日。”

说到这里,玉蟾又看向李晋:“说起来,刚才你拜祭他,却也是理所应当。因为他便是殿主的大弟子谢出云,你与他同修殿主的传承,算起来,他也是你的大师兄了。”

合肥好的治性病医院
曲靖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永州白癜风
合肥哪家性病医院好
曲靖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