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民航第一案二审开庭东星最后资产被接管命运存转机

2019-08-14 18:5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昨日( 月7日),东星航空创始人兰世立的侄女兰剑敏,第二次出现在广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当天上午,东星集团诉民航中南局停飞行政处罚案二审在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当庭未作宣判。民航中南局代理人庭审后表示对胜诉 有信心 ;兰剑敏和东星集团代理律师严义明则称,只要法院能公正审判, 我们一定会赢 。

此前,这一中国民航业 民告官 第一案中,东星集团一审败诉,兰剑敏宣布将上诉。法庭之外,兰剑敏与严义明也频频在媒体露面,以争取舆论的支持。期间,东星航空剩下的最后资产钟祥风景区还曝出面临被地方政府接管的命运。

对此,兰剑敏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消息公开之后,接管最后终止,钟祥风景区目前仍由东星经营。

庭内:谁叫东星停飞?

昨日9时45分,东星集团诉民航中南局案二审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庭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上午赶到广州中院时,看到多位记者被拒绝旁听,法院的说法是,由于该案所在法庭只有6个席位,已经坐满,无法接受旁听。

对此,严义明在庭审开始时即表示质疑,称这样的安排有故意低调处理此案的嫌疑。不过,广州中院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东星集团并未提前告知法庭有较多旁听者。

据悉,与一审相比较,东星集团和民航中南局在此次庭审均未提出更为突出的证据。

根据一审的判决,民航中南局认为,停飞决定是基于对东星航空运营情况的 综合判断 东星航空于2009年初已经处于资金紧张、债权人申请其破产重组、航材严重不足、员工情绪不稳的局面。

尽管承认当时存在一系列经营管理问题,但是东星集团认为这些并不至于受到停飞处理。严义明提交了中南局设立在武汉地区的日常监管机构对东星航空开具的每日监管记录,该记录显示,东星航空在被停飞前几日,不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并无重大需要紧急停飞的事由。而2008年末,由民航局作出的年度安全检查报告中,虽然对东星航空提出了多达 2项的整改要求,但总体评分依然高达94分,符合运营要求。

严义明指出,民航中南局2009年 月14日对东星航空下达的停飞电传通知中,除引据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出具的一份 关于建议停飞东星航空公司航班的函 外,再无任何对东星航空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事实或处罚法律依据的引述,同时也没有对当事人告知必要的事后申诉权利,因此该停飞通知从形式上就存在违法。

东星集团认为,当年的停飞并不是因为东星航空的管理问题。但在昨日的审理中,民航中南局提出,在2009年 月12日国家民航局曾派出总飞行师会同中南局组成两级 安全检查组 ,对东星航空进行检查,并向民航局提交了检查报告。据称,这份报告提出的结论就是 建议停飞 。

庭外: 夺回 钟祥景区

相较 民航第一案 一审、二审基本相同的诉求和答辩,曾经风光无限的东星航空这两年在庭审之外则掀起更大的波澜。

兰剑敏北上南下,分别在北京、广州等地召开新闻发布会。其中,在广州的第一次发布会主要是为诉民航中南局一事争取声援。而在去年9月北京的发布会上,兰剑敏则以东星集团总裁助理的身份向媒体进行 实名举报 ,并将矛头对准了自己曾经的合作伙伴融众集团。至此,舆论一片哗然。

此外,东星集团剩下的最后一块资产钟祥风景区去年也曝出面临被地方政府接管的命运。据悉,去年8月份兰剑敏接到钟祥市客店镇镇长陈忠电话通知,东星旗下的黄仙洞景区将在2011年8月18日被强行接管。

200 年 月 0日,东星集团与钟祥市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开发公司)签订了一份《钟祥旅游开发建设合同书》。根据合同约定,由开发公司将钟祥区域内显陵、黄仙洞以及温峡三个旅游景区交由东星经营,开发公司为东星代办土地使用权证的登记手续等;同时,约定东星投入不少于1亿元的资金进行建设,自行经营至204 年 月 0日;最后约定,一方违约则应承担占投资额 %的违约金。

钟祥风景区是东星集团最后一个正常运转的项目,如果失去该资产,东星集团将失去最后的现金来源,为此其将开发公司告上法庭。

兰剑敏在去年称,东星集团完成了其中 个景区的建筑等配套设施建设, 个旅游风景区共投资11亿元,其中硬件投入近8亿元,广告投入 亿多元。

关于钟祥风景区的去向,兰剑敏昨日确认,地方政府的接管行动目前已经中止,东星集团继续运营钟祥风景区。 因为我们也是走了法律程序,所以现在他们可能也在等判决。

人物专访

兰剑敏:东星与高盛合作因金融危机遇挫

每经记者 李亚蝉 发自广州

在兰世立身陷囹圄时,东星集团新闻发言人兰剑敏 (兰世立侄女)成为有关东星停飞争议和东星集团现状的最主要的信息来源。

昨日( 月7日),东星集团诉民航中南局二审庭审后,兰剑敏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采访,谈及了东星的往事及现状。

NBD:当时东星为什么选择重组?

兰剑敏:20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当年年底东星亏损5亿元,但包括东星在内的民营航空公司并未得到政策支持。

事实上,当时东星首先找高盛进行战略合作。民航业外资进入是受限制的,所以与高盛谈判进入实质阶段的时候,就需要由商务部等部门批准。在国航介入之前,高盛对东星航空的整个估值是6亿美元,愿意用1亿美元收购东星25%资产,并且已经达成协议并签署。

美国雷曼兄弟倒闭后,高盛受到一定牵连。当审批走到一半时,高盛资金出现问题,所以审批暂缓。这对东星航空的影响也非常大,只好寻找新的合作伙伴,通过牵线找到了国航。

NBD:钟祥风景区现在的经营情况如何?

兰剑敏:比鼎盛时期差很多,不过目前基本运营还是没有问题的,并且我们也已基本把原有的债务偿还清了。

NBD:你说 差很多 ,具体是受到多大影响呢?

兰剑敏:钟祥有四个景区,有一个景区在鼎盛时期收入达4000万元。原来我们有飞机,可以直接带客人到景区去消费,现在整个航空这块的客户已经流失了。

最关键是有很多合作方会存在一些顾虑,因为我们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如果跟我们签长期合同,有可能明天景区就不是我们的了。现在我们也希望通过一系列诉讼,让大家知道我们坚持经营的决心是非常强的。

NBD:当时 停飞 给东星造成的损失进行过估算吗?

兰剑敏:我是停飞后将近 星期才知道这个事情的,当时东星航空的票已经预售到后6个月了,而这导致所有的旅客都不能飞,民航中南局为这些旅客赔偿了很多损失。当时机票改签其他航空公司。后来东星航空的员工告诉我,海口机场滞留的客户超过一星期都没有飞完。

黄祝清
不孕不育饮食注意事项
广州白癜风医院怎么做可以缩短治疗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