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女总裁的近身侍卫三

2019-06-09 13:04: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前面部分章节内容在女总裁的近身侍卫(二)

“可以可以,那麻烦李老弟了。”余天南巴不得李星早点来帮忙,不然以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自己办公室都被人偷偷安了窃听器,那家里也有可能被人渗透了。

凌兰酒店,本市的唯一一家六星级的酒店,余天南特意在这里的顶楼给李星定了一间海景房,给李星接风洗尘,顺便也是和李星套近点关系,而且李星暂时也是住在这里,这可算是顶级待遇了。

顶楼的风景还真是不错,李星感受着阳台上面吹着的海风,心情也是十分愉快,特别是现在海边那一票穿着比基尼的妹子,虽然离着很远,李星也能感受得到这春意。

“李兄弟要是想要游泳的话,顶楼有露天游泳池,可以去那里。”正在李星欣赏美女的时候,余天南却以为李星是看到大海想要去游泳,不过他身后的余诗瑶却是白了李星一眼,明显知道李星在看什么。

李星只好干咳两声“那个…洗手间在那里。”李星随后就溜出了门去,跑到洗手间随便洗了下手,正当他吹着口哨要走回包厢的时候,发现余诗瑶在门口正在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谈话。

李星看去,那男子穿着一套正装,身后站着的应该是保镖,也是黑西装戴墨镜,在李星看来表现的那么明显,表明是显摆自己有钱,那男子正笑容满面的和余诗瑶对话,不对余诗瑶的脸还是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看来是对这个男子没什么兴趣。

李星微微一笑,从他的笑容就可以看出他是不准备做什么好事了,只见李星快速的走过去,余诗瑶正背对着他,面对那个男子,所以不知道他过来了。

“诗瑶,下次我父亲过生日,想要邀请余叔叔还有你来参加晚宴!”

那男子话都还没有说完,李星就快步走了上去,一把搂住余诗瑶的肩膀,余诗瑶一愣,随后转身看到是李星。

李星面带笑容,余诗瑶看到这突然觉得李星笑的样子没有那么讨厌,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扭了扭肩膀,不过李星搂的十分紧,余诗瑶没有挣脱。

“喂,小子,在这干嘛,骚扰我的女朋友吗?”李星这话一出,对面的男子笑容顿时消失,一脸惊讶的看着李星。

“问你话呢,听到没有,敢来骚扰我女朋友,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说着李星松开了搂着余诗瑶的肩膀,双手把袖子卷了起来,一副男朋友要给女朋友出气的样子。

余诗瑶听到李星这话,噗呲一声笑出了声,李星从见到余诗瑶就没有见过她笑,现在看来,那笑容是那么的动人,仿佛冰山被融化成水,波光粼粼一般。

不过对面的男子看到余诗瑶居然因为李星笑了,而且李星搂着余诗瑶,下意识的认为李星就是余诗瑶的男朋友,这让他心中怒火中烧。

吕浩阳,吕氏珠宝的大公子,他追求了余诗瑶几年,但是余诗瑶对他从来都是冷冰冰的,现在居然对一个刚出现的男人微笑。

“你是谁,居然敢对诗瑶动手动脚,把他给我扔出去。”吕浩阳想着,管你是不是余诗瑶的男朋友,现在先收拾一顿,看你以后在余诗瑶面前还抬得起头来,要是余诗瑶看见他被揍,肯定会甩了他的。

“嘿嘿,就凭你们,三个齐上也不是我的对手。”随后李星右手向前指着吕浩阳,随后竖起了个中指,鄙视吕浩阳。

这可让吕浩阳怒了,居然有这样的人,摆这样的手势,余诗瑶怎么会找这样的男人。

“诗瑶,他是谁。”吕浩阳想要问清李星的身份,不过李星明显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我是护花使者,专门来灭你这种菜花大盗的。”

吕浩阳一看李星这种无赖的样子,挥了挥手,就准备让后面的保镖上。

余诗瑶就静静的站在后面,觉得平时这些男人老是来缠着自己,现在有李星出头也不错,至少可以当一个挡箭牌,而且也顺便看看李星的身手。

李星看见两个保镖向前,并没有什么反应,随意的吹着口哨,正当保镖要靠近李星的时候,李星冷眸一闪,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

两个保镖明显感受了这一丝杀气,他们都是退伍的军人出身,知道这种杀气只有在双手沾满鲜血的人身上才会出现,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吕浩阳,不是打手,如果对李星动手,吕浩阳很可能会有危险,所以两人并没有动手。

吕浩阳看到两人还没动手,大声的说道:“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动手。”

这时候其中一个保镖说道:“少爷,我们的职责只是保护您的安全,不是打手,老爷还在里面呢,有什么事的话等老爷来再说。”两人是吕浩阳的父亲,也就是吕氏珠宝的董事长吕泰华专门找来保护吕浩阳的,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出手,只有吕浩阳遇到危险才会动手

吕浩阳听到这两人居然不听自己的话,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自己动手,要是我被打了看你们还上不上。

在李星眼中,吕浩阳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估计一个指头就可以解决了,所以一点也不在意。

吕浩阳看着李星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一点不把他放在心上,他直接冲到李星面前,挥手就准备打李星个措手不及,脸上带着冷笑,看来他这一招用过很多次了。

李星看到吕浩阳居然还有这点小九九,也是笑了,就在吕浩阳的手要打到李星身上的时候,李星伸手一挡,一把扯住吕浩阳的手,随后一脚踢出,正正的踢到吕浩阳的小腹上,其实李星只要在向下面踢个十公分,吕浩阳就要成太监了。

不过李星只想给他个小教训,让他别再纠缠余诗瑶,所以并没有下重手,不过虽然他这一脚只出了三分力,也不是吕浩阳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受得了的,他直接被李星踢倒在地,在那捂着肚子,脸上开始冒着冷汗。

“你们两个,我都被打了,你们还不动手,信不信我告诉我爸,你们两个就给我滚蛋。”吕浩阳现在居然就像个小孩子一个,居然连告家长这种话都说出来。

两个保镖现在正是骑虎难下,吕浩阳被打了,他们肯定要出手,不过就从李星刚从展现出的那一瞬即逝的杀气来看,他们两个一起上都不是李星的对手,但是不得不上,只能在心里骂着吕浩阳这个傻逼。

就在两人准备出手的时候,李星却说话了,他的语气中没有了平时的嘻嘻哈哈,平静之中不带一丝波澜:“你们两个是军人出身吧!”

两人被李星这话问的一愣,两人同时对视一眼,随后对着李星点了点头。

“军人为什么要当他们的打手!”李星的话那么的平淡,不过两人听到以后心里却是不是滋味,两人在战场上出身入死,没想到现在却当起来打手。

“生活所迫!”他们也不想和李星多说,两人也算是被逼无奈。

“好一个生活所迫,你们应该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李星说实话不想和他们两人动手,军人出身的他知道这些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退伍却是过得不太如意,他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人。

“不是对手也要动手,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他,既然你动手了,我们也不可能无视。”

说完两人向着李星就冲去,吕浩阳这时候站在墙边,看到保镖动手了也是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以为李星有好果子吃了,刚才他离他们太远,李星说话声音也不大,他并没有听见,不然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

两人配合这,左右成包夹之势向着李星包围过去,随后两人同时出手,李星却只是淡淡的一笑,从他们下方一闪而过,随后迅速转身跑到他们背后,双手成掌直接向着他们的后劲拍去,两人就被李星这一招双双拍晕在地。

余诗瑶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了,没想到李星居然一招就解决了这两个保镖,脸上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星也只是想把两人弄的失去战斗力,不然真要动手的话,两人非死既残,李星看到两人晕了以后,拍拍手,笑嘻嘻的向着吕浩阳走了过去。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吕氏珠宝的公子,你敢动手有你的好果子吃。”吕浩阳这时候自报家门,想要震慑住李星,不过在李星看来这人现在就像个小丑一般。

“哦,吕氏珠宝,没听过,话说是你先动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李星拍着手走过去,在吕浩阳看来他就是洪水猛兽一样,他可不想向保镖一样被打晕在地。

就在李星离吕浩阳只有一米的距离时,身后的包厢门开了,只见余天南笑着和一个中年男人出来,吕浩阳这时候却是像看到了救星一般,跑了过去直接说道:“爸,我被打了,保镖都被打晕了。”

吕泰华正和余天南才谈完事情准备离开,他知道儿子跑出来找余诗瑶,怎么会被人打了,他看了面前一眼,看到两个保镖晕倒在地,吕浩阳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李星还是那样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吕泰华一眼就锁定了李星,毕竟这里只有两个人外人,余诗瑶是不可能打到保镖的,那结果就显而易见了,肯定是李星动的手。

吕泰华身后四个保镖也走了出来,看着李星,只要吕泰华一身令下,四人肯定会一起动手,不过吕泰华毕竟在商海混了这么多年,可不像吕浩阳那样没头脑,一言不和就想着打人,他转头望向余天南。

余天南也是满脸尴尬,他听说吕泰华今晚也是凌兰酒店设宴,刚好请来谈一点生意上的事情,没想到两人在谈事情的时候,外面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个…老吕,,李星小兄弟他是我今晚请的贵客,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余天南这话说完,吕泰华陷入了沉思,既然余天南说是他的贵客,那肯定也是他得罪不起的,而且余天南这只老狐狸都说是贵客了,也表示不想让他出手。

吕泰华看了一眼吕浩阳,只见吕浩阳躲在四个保镖后面,怒火冲冲的看着李星,他摇了摇头,儿子的性格他知道,肯定是因为余诗瑶才会这样的,既然余天南说是误会,他肯定也不好追究。

“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老余,记得我大寿你一定要来。”

“一定一定。”随后吕泰华挥手让保镖把晕倒那两人抬起,就打算带人回去,这时候吕浩阳却跳出来:“爸,我就这样被打了你都不管。”

吕泰华有些怒了,儿子这么不争气,让他也是有操不完的心:“我说走。”吕浩阳看到父亲生气了,只能默默的跟在后面,路过李星身旁的时候,还瞪了他一眼,李星毫不在意,依然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吕泰华他们走了以后,余天南才让大家全部进入包间,准备开始今天的晚宴。

“李老弟,老吕这人我知道,既然是个误会,那以后他肯定不会找你的麻烦的。”余天南还在和李星解释着,不过李星却是在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在那里点着头,看他的样子就像十天半个月没有吃肉一般,一盘菜全部被他的短时间消灭干净。

余诗瑶林雪都是惊讶的看着李星,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吃饭的人,余诗瑶看李星这样吃饭,那么不文明,心中本来有一丝的好感又消失了,有一丝厌恶。

“嘿嘿,我们这种人,不知道死亡何时来临,所以能饱餐一顿就是一顿,不知道还有没有下顿。”李星吃完以后随意的说着,在座的人心中听到以后都楞了,有没有下顿还是问题,这是每天都在刀尖上行走,指不定哪天死亡来袭。

“李老弟这话说的,大家来干一杯,算是迎接李老弟了。”说着余天南举起来红酒杯,随后李星余诗瑶林雪都举杯,在余天南的提议下,大家都碰杯庆祝李星的到来,只是余诗瑶脸色就没有什么笑容。

吃完饭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口的包厢门却是打开了,李星看过去,一位穿着旗袍的长腿美女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两个服务员,各自端着盘子,上面放着酒杯。

李星却是眼前一亮,又是一位美女,看着她那一身修身的酒红色旗袍,下身把裙摆根本遮不住这双长腿,在李星看来,这双长腿是自己见过的最修长,最美丽的,那雪白的像是莲藕一般,纤细而又白皙,在向上看去,带着笑意的笑容,给人以最温暖的笑容,

李星就这样紧紧的盯着这双腿,一动不动,痴痴的看着,余诗瑶看见以后咳嗽了一声,嫌弃的看来一眼李星,他这样回国神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白。”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包间的人应该都听到了,那美女听到后看向这边,不过脸上却是笑意不减,一点也不在意刚才的评价,反倒是余诗瑶白了李星一眼。

美女走到余天南的面前,抬起酒杯说道:“余董来我酒店,居然也不通知一声,要不是手下告诉我的话,今日怕是要错过了。”

余天南和美女碰杯以后说道:“寒总,今日有位贵客到达,所以没有和你打招呼,算是我的失误了。”

寒南霜,凌兰酒店的总经理,交际范围十分广,余天南来了以后还会刻意来敬酒,就可以看出她的手腕。

寒南霜饮了一口红酒,那性感的红唇和酒杯交碰,嘴唇微微一抿,那妩媚的姿势,咕咚…李星在这时却是咽了一口口水。

寒南霜放下端着的酒杯说道:“不知余董今日请的贵客是谁,能不能给南霜引见一下。”

余天南笑着看向李星,寒南霜也随之看过去,李星微笑着看着寒南霜,在寒南霜眼中,这个年轻人很平凡,看不出一点特别之处,不过既然被余天南称为贵客,肯定不能以常理度之。

随后寒南霜伸出右手,要和李星相握,李星巴不得这样呢,右手在衣服上随意的一擦,伸出了右手,这在余诗瑶看来又多了一分厌恶,你说你握手就握手,还故意在身上擦擦,显得那么做作。

寒南霜脸上却是笑容不减,反佛没有看见李星刚从的动作一般,这可让李星有些惊讶了,这女人真的不一般。

“寒南霜,以后欢迎来凌兰酒店。”

“李星,当然会了,寒总这大白腿…哦不,寒总那么漂亮,当然会常来了,最近我都住在这里。”李星握着寒南霜的右手,久久不想分开,这白皙的长,柔弱无骨一般,感觉手中握着一团软绵绵的果冻。

不过这握手时间貌似有些长,周围人都看着他们,寒南霜也有些尴尬,随后手向后一撤,手掌就像泥鳅一般滑了出来。

李星却也不在意,手随后收了回来,眼睛却是又瞄向了寒南霜的长腿,脑海里想着要是能把这双腿扛在肩上那是什么感觉。

寒南霜发现李星又盯着自己,也有些不自在,本来她对别的事情都是镇定自若,却被李星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打败了。

“那余董,我就先去忙了,以后欢迎常来。”随后带着服务员离开了这里,李星目光却是随着寒南霜的离开看向了门外。

“真不要脸,人家都走了还在看。”这时候余诗瑶的声音传来,冷冰冰的说出来,不过在李星听来怎么有那么一丝醋味。

“这不是第一次见长腿,不对,第一次见寒总,被惊艳到了,这长腿…”李星说着还砸砸嘴,余诗瑶听到以后却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腿,好像要和寒南霜对比一样。

李星看到余诗瑶这个样子却是笑了:“嘿嘿,你的腿也很美,不过比起她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流氓。”说完以后余诗瑶就带着林雪走了出去,余天南也笑着拍拍李星的肩膀,示意可以回去了。

“真是土豪。”坐在余天南的奔驰房车里面,到达他家后发出的感想,李星放眼看去,在这个郊区,余天南的别墅显得是那么显眼,前面有着一大片的庄园,就像一个度假圣地一般,池塘,树林,球场,泳池应有就有。

不过就在余天南和他的保镖说,李星需要检查这别墅里面所有角落,以确定没有摄像头窃听器的时候,保镖们明显不服气了。

这些保镖都是余天南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有着自己的傲气,现在李星居然还说保镖里面可以有内奸,这让他们更加不爽了。

“老板,你随便找个外人来,就怀疑别墅里面有窃听器,这是不是太不信任我们了。”这时候保镖队长出来说话了,李星站在前面打量着他,这人长得十分壮实,应该也是军人出身,从他的站姿就可以看不来。

“窃听器这东西不是你说没有就没有的,我需要检查一下才能确定,内奸也是,我现在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所以这都是我的职责所在。”李星也不想为难这群人,不过既然他要保护余诗瑶,所以必须要检查。

“想要检查可以,不过要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保镖队长对李星这话不感兴趣,李星都踩到他们头上来了,不有所表示也是不可能的。

“这里一共有二十六个摄像头,你们保镖人数十五人,我没有说错吧!”保镖队长听到以后心里吃了一惊,李星就从车里下来这短短几分钟,居然连别墅的摄像头数量和保镖的人数都一清二楚。

“既然你们要看我的本事,那就这样吧,我们打一个赌,我从别墅外面安全的进到这别墅里面,还可以不被你们发现,如果我输了我掉头就走,今后不会踏入这里一步,反之你们就任我检查。”

李星这个赌注在他们看来完全不可能,不被任何一个人发现,那就是李星要同时躲过二十六个摄像头的探查和十五人的视线,他们当然同意了,要是这都不同意,那他们也就别混了。

本文章内容已到第十章内容

餐饮外卖火热餐饮行业抢着招揽送餐员
如皋市18家化工新材料重点企业赴泰兴取真经修内功
医院收费员骂脏话称心里舒服表示没有规定禁止其自言自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