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诸天谣 第七十章 神龙九转

2019-09-13 19:2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天谣 第七十章 神龙九转

第七十章神龙九转无弹窗阅读尽在

只见沙滩上,纵横扭曲交错的一道道深痕,延伸至乱石坡堆。那些乱石散落两旁,中间却被压实得极为平整,上面也有数股连续的痕迹,明显是从沙滩攀爬上来的。

整个洞穴宏大幽暗,纵然有一点点光,环境却是昏黑一片,分辨不出颜色差异。然而,蜿蜒至乱石坡上的痕迹,明显要比其它地方颜色深。仔细观察,还隐隐有着幽幽反光,如爬行动物阴冷的鳞片,散发着死亡与寂灭的金属光泽。

满江红倒吸了一口凉气,瞳孔紧缩。

冰灵盘坐在透光的小洞里,丝毫没发现外面的异状。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构思和想象之中,神情有一点小兴奋,目光渐渐热切,语速也越来越快。

“江红,你知道无漏金身吗?佛家的‘漏’指漏泄,即贪嗔痴等烦恼,无漏即离烦恼去垢染,无漏身即清净身。道教的‘漏’也指漏泄,说的却是本元之气丧失,修道之人的真气外泄。道教的无漏身,指一点真气都不外泄的身体,即仙人之躯,所以世间有无漏仙人的**。

佛家与道教对无漏的定义是不一样的,却也有相通之处。古云,天人在死亡前,会出现五衰症状,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天人的身体微妙,轻灵洁净,本是无汗的,有汗就说明体内产生了污垢;而腋下流汗,就说明身体已经无漏,真元与精华也开始外泄。

我发现的古洞中,所记载的功法,叫‘神龙九转’。爷爷说,极可能是始祖天龙留下的,是龙族的诸法之源,叮嘱我不能对外说。但是我想,你是龙族的大恩人,那门功法又不是人间法,别人都修习不了,倒好似专门为你打造的。如果我们从这里逃出去了,我一定求爷爷把完整的功法传给你。

神龙九转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凝龙魂,以修炼神识为主,达到内视外省;第二阶段是铸金身,以修炼身体为主,达到无漏金身;第三阶段是游沧海,以修炼真元为主,达到天地共鸣,九转飞升。其实这三个阶段并不是截然分开,只是在每一转的主次不同,修炼神识的时候也修炼身体和真元,反之亦然。

爷爷跟我解释过这一整套功法,但是只传授了前三转凝龙魂的法门,说同我修炼的冰魄龙魂完全相通,可以互补。中间三转的铸金身就开始有冲突了,不让学,我也不想学。女孩子家家的,炼成一个铁疙瘩多难看,嘻嘻。

神龙九转的大概原理是,先修炼神识,达到内视外省,念之所在即目之所见,好像体内凝聚出一条真龙魂魄。你想呀,人吃五谷杂粮,呼吸天地浊气,体内必然产生污垢。所以人的七窍、毛孔等等,一方面排去污垢,一方面也把体内元气外泄了。

如果达到内视之后,存想思念,见五脏如悬磬,经络如蛛密布,神识便能精妙地控制身体里面的状况,可以排污,却不泄元气。随着身子日见轻灵,污秽会产生得越来越少。像天人、仙人之躯,就是无垢的。

人的身体如同一个大水库,破了洞水就会流出。当神识修炼到位后,发现哪里破损就堵哪里。而铸成不漏金身后,就像筑起了一条坚固密实的大坝,真气再也不外泄,越聚越多,最后汇成沧海。沧海若成,天地共鸣,九转飞升。

爷爷说,神龙九转极其高妙,却同佛家证得阿罗汉身,道家修炼元神或内丹,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不像是人间之法。比方说在第五转,铸造金身的第二个阶段,要求做到真气突破经脉、丹田,充溢全身。功法上说,经脉只是小沟渠,丹田只是小池塘,能装多少水?岂能汇聚沧海?所以必须突破。这个,常人便是做不到的。经脉丹田若废,人也就废了。还有,要汇百川成沧海,天地间根本没有这么多灵气可以吸纳。就像现在的大城市中都存在雾霾,但要是每天挥舞着一个空气采集仪,想靠“霾”做出一堆煤球,理论上是可行的,时间上可能需要一万年。

可是我觉得,江红。这套功法对别人难于登天,对你却像是量身定做。元阳子说那团黑云伤不了你,你们系出同源,有一点点道理。更大的可能是,你的神识极其强大,比我们都强大得多,所以能抵抗黑云的神识辐射。有这个做基础,神龙九转的前三转‘凝龙魂’,对你来说并不艰难。第五转最难的部分,真气突破经脉,对你来说根本就不存在。而且我猜,你铸金身也一定比别人容易。

九叔说过,你的情况非常奇怪。一般经脉是大漏斗的人,元气肯定是不足的,整天没精打采,活不过十八岁。你看你,二十多岁了,神采飞扬,哪里有一点点病怏怏的样子?姑奶奶说,可能你的身体特殊,因为真气不能留存经脉,所以产生不了气感。可真气透出经脉后,并没有完全散逸,总有部分储存在五脏六腑或者骨骼肌肉中,这也是我们做不到的。以真气刺激身体,激发潜能,就算是殿堂做起来也不容易,效率也并不高。九叔还说起你硬抗邴虎重劈的事,身体特别能扛击打。姑奶奶说,这就对了,说明外透的真气已经改造了你的身体。

你看,‘铸金身’的第六转,就是改造身体,同姑奶奶说的情况差不多,你都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了。所以神龙九转的前六转,别人根本修行不了,对你来说却没有什么难度。‘游沧海’这个阶段,已经不是人间能够做到的,修不成也没有关系呀。何况,你要真的飞升了,人家……人家就再也见不着你了……”

少女说起修行之事,娇嫩的红唇灵巧翕张,把晦涩艰深的概念解释得浅显易懂,恰到好处的比喻信手拈来,面孔焕发出圣洁的光辉,神态从容姿势庄严,尽显大宗师风范。然而说到最后一句,却微红了脸,忸怩不安,声音细如蚊蚋,几不可闻。

满江红一边仔细分辨乱石堆同沙滩上诡异的痕迹,一边听着冰灵说话,方知道龙族诸人还专门替自己会诊过,而且冰灵不惜托出龙族绝密进行筹划,不由得心里大为感动。只不过,九转飞升尚且遥不可及,洞中的凶险却瞬间上升到一个不能承受的地步!

他转过身,竖起食指贴近嘴唇,轻轻地“嘘”了一声。

冰灵有些慌乱,微微“啊”了一声后,垂下了眼脸。光线从身后散发出来,使得她如置身妙曼的光环之中,仿佛一位才离开瑶池的仙女,含羞低眉,下视人寰。

“跟我来。”他向外走出十几米,蹲下了。

她纤纤巧巧地走到他身旁,顺着指点看了又看,惊愕道:“这是,这好像是蜗牛爬过留下的涎液。”

“世界上没有这么大的蜗牛,是一条可怕的爬行动物!”

他依然很镇定,带着她走下坡,来到沙滩上,研究那些纵横扭曲的沟痕。

“蛇……大蟒蛇!”

再大胆的女孩子,也会对一些小动物恐惧莫名,何况是这么巨大的一条!这一回,她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惊叫出声,往他的身边靠了靠。

“不,不是蟒蛇,蟒不能在海水中生存。”

他用步子量了量痕迹的宽度,道:“这个家伙没有留下爪子的痕迹,全靠身躯扭动上岸,长得跟蛇一样。估计直径有一米多点,长度五、六十米,也只有在海洋中才能养育出这样的大家伙。”

他停了停,指向乱石堆和光源,继续道:

“先前我们猜测这个洞可能是一个凶猛怪物的巢穴,恐怕有误,但也差不多,因为它经常来到这里。既然这里鱼都没有一条,那它还来干嘛?只能是因为这些灵气。既然人能够感受到,动物也能,而且越道行深厚越感受强烈。志怪中,就常有狐怪蛇精吸收月华,吞吐天地灵气。

你再看这个乱石头堆,像是洞壁坍塌下来了。我觉得,那个透光的小洞原来没有这么大,是这条怪物把洞壁撞塌了,渴望去到小洞的那一边。那一边到底有什么?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反正我们也过去不了。但这条怪物不一样,估计再撞个十回八回,有可能把洞壁凿穿,所以它会经常回到这里工作。

它的身上应该覆盖有鳞甲,但我仔细找了找,没有发现一片掉落,说明它的身躯坚硬赛过了石头。既然能凿穿洞壁,头上就可能有角。你说,这像什么?”

蛟龙!

冰灵吐出这两个字,禁不住捂住了小嘴,面孔微白。

“对,可能是蛟龙,相传一旦渡劫成功,就可以扶摇九霄,化为真龙。所以,它找到这个洞也不是偶然,因为这里有精纯的灵气供它修炼。我到研究院有几个月了,鹰嘴崖靠近人烟,不远处还有一个渔港,却没有听闻海怪兴风作浪。那么说明,它的巢穴离这里极远,一般是深夜前来。通过这些深浅不一的痕迹也可以看出,每一次都要相隔至少几十天到数月的时间。毕竟这些石头还是蛮硬的,撞碎崖壁需要耗费不少力气,不休息可不行。还有,我数了数这些印子,它来的次数也有十二、三次了,却依然没有破壁,又不肯守在这里呼吸灵气,说明这个洞中,还存在一股的神秘力量制约着它。

我们正巧撞到它回来的概率本来不大,但是我担心,昨天晚上那颗燃烧-弹的威力太过惊人,闹出的动静太大,把整个海湾的水都煮开了锅,惊动了它。还有一个半小时,海水就能退到最低位,我们必须,也只能抢在这个节骨眼潜出洞。要是等到下午潮起,逆游而行会愈发困难。等到天光暗下去,危险加重不说,我们没有食物和淡水,体力会迅速衰弱,可能就永远出不去了。”

“可是,人家不会潜水呢

。”冰灵不安地捏着衣角。

“那你怎么进来的?”

“掉到到水里后,人家屏住了呼吸,醒来就在沙滩上了。”

“我们掉入海水深处,被向上冲进这个洞。现在顺着潮水出去,只要方向没错,用的时间肯定会比进来短。你在无意识情况下还闭气那么久,清醒状态下肯定坚持得更长。不会潜水没有关系呀,等下我拉紧你就行了。放心,我的水性比武功高,人称洞庭湖里一条龙,哈哈哈。”

“嗯,听你的!”

冰灵也被逗乐了,紧张的心情舒展不少,却不知他从小跟着大黄、黑姑在洞庭湖里玩耍,那水性真还不是盖的!

满江红又见她恋恋不舍地望向坡顶的光源,心知肚明,道:“末法时代,天地间的元气本来就稀薄得不行,更别提聚集元气成为灵气。你抓紧机会,好好的去呼吸吐纳,恢复体力,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我们出去以后,先别告诉人家,得想个法子保住这个洞天福地。”

好的!

她也不矫情,转过身就向上爬去。待进入小洞深处盘坐之后,却见他只走到洞沿处便不动了。

“你靠近一点,灵气会浓郁许多。”她提醒道。

“我替你看着外边,反正我现在没有不漏金身,吸再多灵气也没有用。”他耸耸肩,无所谓地转身坐下,将几颗拳头大小的石块拢到手边。

“多吸一点,终归有好处的。”她约微一停,又道:

“我先告诉你神龙九转的第一转,空明之境。要知道,灵气充沛的安静环境,对去杂念凝神识非常有好处。第一步,把双膝盘起,双手平放在膝盖上,抬头挺胸收腹,全身要放松,慢吸缓呼。第二步,舌顶上腭,气沉丹田。哎哟,只怕你还不会运气调-经。那这样,你照我说的,先默念存想,想象在脐下三分处有一个气息的海洋,然后用意念引导想象的气息流经四肢百骸,再流回海洋。

这样的过程经过几周天后,也就是不断重复后,不需要你默想也能自动进行。第三步,你就要进入非想之境。如果有什么杂念窜了出来,就坚决摒弃,脑中只能有一个念头,非想,什么都不想。第四步,进入非非想之境,一片空明,连‘非想’的念头也没有了,意识不到自身的存在。”

听冰灵说完调息之法,满江红心中豁然开朗。好像漆黑的山腹中,一道光线射入,周遭事物的轮廓逐渐现形,但又瞧不真切。

真气的修炼之法,果然和无名诀非常相似。所谓脐下三分处的气息海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下丹田了。那些气息就是真气,通过运行真气能达到强化肌体的目的。

不过冰灵所说的非想、非非想之境,满江红脑中杂七杂八,思虑颇多,怎么也体会不了,只好空自摆出一个架势一动不动,怕她失望,又怕惊扰到她。

冰灵听到满江红的呼吸声逐渐变缓,不由面露微笑,双腿交叉盘坐,五心向天,运起了龙族独门心法。

黑洞寂寂无声,满江红怎么都无法入静,也不准备入静,还得警戒和估算时间呢。他听见微微的水波荡漾,还可以清楚地听到冰灵轻轻的呼吸。那一呼一吸是如此的悠长,令人简直怀疑将无休无止下去。

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大声喊:“满江红……满江红……”

他吃了一惊,觉察冰灵没有一点动静,声音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密集。终于明白,这些声音只出现在自己脑中,冰灵是听不到的。

幻听!他冷静地思考。

酒精和药物能够产生幻觉,如麻-黄素、金刚胺等。不过,在中秋晚会上只浅尝了一点红酒,饮料应该没有问题,可以排除这个可能。身体在病理状态下也会致幻,如发热、代谢障碍、电解质紊乱等。洞窟是有一点冷,湿衣裳全靠体温烘干,难道自己发烧了?

大脑器质性病变也产生幻觉,如颞叶病变、头部外伤、血管性病变等。这个可能性最大,从高高的悬崖掉进大海,性命无忧,再不受一点伤简直都不好意思。

在这里,是不可能弄到精神药物如奋乃静、氯氮平什么的,只能靠自身力量去消除幻觉。

满江红集中全部注意力,去一点一点地感觉大脑有什么不对头,好象一台仪器在进行扫描。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密,好象万千个人在呐喊,万千只蜜蜂在嗡嗡地飞。

他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重,思维越来越模糊,暗道糟糕,抓起一颗石子向上抛起,希望可以惊动冰灵。

但石子还未落地,他打了个哈欠,已经坠入了梦乡。

黑暗,依然还是黑暗!

满江红感觉,自己正以不可思议速度穿越这化不开的黑暗。风驰电掣不足以形容,只有光速勉强可以比拟。

光速应该是和宇宙结构有关的,一个念头一闪而逝。

前面隐约有了光亮。

近了,突然豁然开朗,繁星满天。中间是乳白色碟状的星云,缓缓流动。白色的中心,正是亿万颗星辰。

他看到了,一颗黄沙满天的星球,一个长发白裙的女孩子正从废弃的古堡中走出,焦急地仰望着天空。

对,我要去那里,我要去救她!

这时,温柔而焦急的声音响彻整个宇宙。

“满江红、满江红……”

满江红是谁?

我又是谁?

他猛地从梦中惊醒,“啪”一声轻响,刚才抛出的石子才落到地上。

在梦中穿越了千万年,原来只不过是石子落地的弹指间!

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曾在倾倒一杯水时开始做梦。水落地时,一个七年的大梦已经完成。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又进入了梦乡。

……

约莫过了十分钟后,微漾的水波动荡加剧,最后湖心波翻浪涌,蛇一般探出了一条怪物。它约一米多点的径粗,覆盖厚厚的鳞片,蓝纹白间,胸腹却是褐红色,非常像海洋巨蟒,头上却多了一根半米多长笔直的尖角;同传说中的“蛟”几乎没有差别,只是缺少一对爪子。

蟒蛟在湖心转动了数圈,搅得湖水波澜突起,两米多高的浪头扑上沙滩,拍打着崖壁,发出轰隆巨响,在洞中沉闷地回荡不绝。

它游向了光源处,头颅大如一辆小铲车,昂出水面足有七、八米高。待到了光柱下的乱石堆前,也不爬上沙滩,颈子突然又上探十米多,变得膨胀扁平,张开巨口就是一吸。

伴随尖利的仿佛飓风穿过山峰的呼啸声,那些白羽一般飘浮的云雾被席卷进了蛟蟒庞大的身躯,崖壁上松动的砂石簌簌震落,苔藓黯淡的幽光更加黯淡了。

可是无论惊涛拍岸,还是飓风过岗,都没有吵醒满江红同龙冰灵。

蛟蟒的脑袋继续昂在空中,盯住了乱石上洞穴中的两条小小身影,冷冰冰的眼眸没有任何神情。

这时,在两尊“泥塑”的身后,透出光柱的洞口,溢出了红、绿两道气息,迅速在空中集结成云。

蛟蟒把狰狞的头颅约微后缩,严阵以待。

第七十章神龙九转已阅读完毕,请点下一页阅读《诸天谣》下一章节

诸天谣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尽在喜欢本站请点下面分享收藏谢谢

小儿风寒咳嗽
心肌梗死怎么治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脑梗病人最后会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