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野鹤四个字,是昔日队友闫宇锋对史勇的评价,但他选择的生活,在性格原因之外呢?应该也有对体"> 史勇我从来没怨过任何人虽然离开篮球也能活_铜仁体育吧-铜仁体育网
中甲

史勇我从来没怨过任何人虽然离开篮球也能活

2018-12-18 15:36: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闲云野鹤四个字,是昔日队友闫宇锋对史勇的评价,但他选择的生活,在性格原因之外呢?应该也有对体制内生活的抵制与厌倦吧。他的另外一名队友说得更接近本质,“性格也和环境有关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下成长的人,往往对自由更充满渴望。”

尤其是在部队球队,一个讲绝对服从的地方,尤是。李克还记得当年的史勇,“他是个很内向的人,脑子很聪明。”李克回忆,刚进青年队的时候,他们几个一个月工资是75块钱,那时正是发育长身体的时候,家里条件好些的孩子经常会出去吃点,今天你请,明天他请。小史勇家境一般,又不愿意欠人人情,“那时我们晚上9 点半查房,他每天晚上9 点的时候一个人溜达到小卖部,买个面包,一路晃着吃回来,悠哉悠哉的,到房间正好吃饱睡觉。”李克说,“我感觉他是个很容易满足,很会自己找生活的乐趣。”

那时候教练体罚队员是家常便饭,队员受了罚,几个队友凑一起说一说,骂几声娘气就出了,可小史勇内向,不愿意和别人多说,委屈到一定程度,夜里躲在被窝里面哭。 还有很多事情无法言说,李克觉得,加上后来发生在史勇身上的事,被队医治废,母亲为他受伤着急心脏病去世,他已经厌倦了那样的环境。史勇当然也记得李克,当年,母亲去世,还是这几位队友帮着把母亲的遗体抬上灵车,在他人生最痛苦的时候,是朋友们在帮着他。他曾经在冰冷的体制里,也活在温暖的友情中。

大约如此吧,厌倦体制内生活的史勇,比别人更爱交朋友。“廊坊有一半的人认识我。”史勇开玩笑说,一方面,他的身高在这个小城太突出了,另一方面,他太爱交朋友了。只要聊得来,什么朋友都有,麻辣烫那门手艺,就是一个开烤串店的东北大姐教的。但他并不喜欢和朋友说过去的事情,我们在那位东北大姐那吃饭的时候,大姐过来和我们一起喝,然后给我们说命运对史勇是如何不公,史勇端起杯子,“姐,喝酒吧,过去的事说啥,再说也没有什么公不公的。”

“说真的,我不怨恨任何人,包括把我治废的那个队医,我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他是谁。”史勇说,“有些事啊,抱怨没用,都已经成这样了,我要不是这心态那我干脆别活了,很多人都问我有没有落差感,我真没有,我觉得过得挺好,能吃能喝的。人啊,还是没心没肺一点,活得才轻松。惟一有一次觉得有点难过是大郅去美国打NBA的时候,当时我才想起来,我要是不受伤多好———并不是说我不受伤就有机会去打NBA,而是我一直都没梦想去NBA,等到反应过来有梦想的时候,都已经打不了球了, 那真是梦想啊,白日梦的梦。”

“我一直不接受采访,是我不想被写成可怜人,我知道的,媒体是要靠写我的落差才能吸引眼球吗,得写我当初多好多好,现在多惨多惨,可是我惨吗?我是打不了球了,可我过得很滋润,而且,是很有尊严的活着。”送走之后,史勇的生活回到了平日的轨道———每天至少出摊两次,卖完麻辣烫后,叫上好朋友喝两杯酒。有些人觉得惨,可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惨字根本找不到

不干胶印刷厂
太阳能路灯厂家
数控钢筋弯圆机
分享到: